宋冬野谈演出被取消:为什么剥夺我合法工作的权利

  11日晚,宋冬野在微博发长文,谈演出被取消一事,称自己五年前吸毒后没有再触碰过毒品,但是却被剥夺了合理合法工作的权利,演唱会因遭恶意举报再次被取消。他表示完全无法理解,认为该演唱活动合理合法。他强调自己为过去的违法行为受到了惩罚,现在只想养家糊口,会捍卫自己合法合理工作的权力。

  据悉,2016年10月,宋冬野因吸食大麻被北京警方控制,现场起获毒品80多克。

  以下为全文:

  是的,这次的演出又一次被取消了。

  一场合理合法经过严格审批并通过的演出,由于一些恶意的恨人不死的举报而被强行取消,众多工作人员、乐队成员的辛勤努力直接化为泡影,几千名观众的期待再次瞬间落空,这是我完全不能理解的事:到底是相关法律和法规算数,还是个别人只言片语的举报算数。

  五年前,三十岁的时候,我因吸食毒品的违法行为,受到了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这给我的家人、朋友、工作伙伴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也让我的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拘留期间和拘留期满之后办案民警、家人朋友都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教育,帮助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带我走出困境。

  在此之后,我没有再触碰过一丝一毫的毒品,在几十次公安机关的临时查验中,每一次我都顺利通过;在生活中,我时常以自身为例向身边友人普及禁毒知识告诫他人远离毒品,我通过阅读和学习充实自己,精进音乐工作上的能力,陪伴家人,参加各类公益活动,发自内心地让自己变得更加善良,除了偶尔喝酒散德行,再没有犯过什么错了。

  面对源源不断的来自网络和舆论的语言暴力,我没有说过什么,我认为那些都是出自大家的正直和善念,并且都是我理应受到的惩罚。但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很冤枉,我没有杀害缉毒民警,也恰是缉毒民警曾告诉我:吸食毒品属于违法行为,贩毒才是犯罪行为,吸食毒品者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

  别的工作我不甚了解,但艺人这个工作是不好干的。大家都觉得做艺人挣钱太轻松了,完全是躺着赚钱,但其中真正滋味,只有艺人自己才清楚。在工作上,“创作一个满意的作品”听起来简单,实际过程中的那种纠缠不清的痛苦和抓狂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在生活中“谨言慎行”听起来简单,实际感受起来其实堪比断腿跑步;“不用理那些言论”听起来也简单,实际要面对的就是每天起床就有十万个真真切切的人站在你的床头骂你亲妈,而你自己嘴上却贴着十万层胶布,手上绑着十万股绳索。

  所以艺人这个行业是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重灾区,而往往就在这种最无助最绝望的时

  刻,贩毒者有预谋地出现了。有谁不知道毒品是个深渊呢,有谁不知道毒品是有害的呢?但就在那个你快要被摧毁,几乎准备好要毁灭自己的时刻,有人骗你说,只要一口,你就可以开心起来,可以睡个好觉绝不上瘾,只要50块钱的时候,又有谁能扛得住这个被伪装成糖的毒药呢?

  哪有什么无需就无供在毒品这件事上“供”一直单方面创造着“需”!杀人的一直都是贩毒者,不是我!

  我一直是个胸无大志的人,没有想着发财成为什么什么人物青史留名之类的事,只想要靠自己在音乐上的这点手艺养家糊口,依法纳税,吃饱睡好攒点钱养老就够了,我不想上什么电视上什么节目,不想拍广告接商务合作,不想教育谁,不想也并没有做过谁的榜样或偶像,不想一天到晚搞宣传,只想着好好创作,好好写歌,好好录音,好好学习音乐制作,好好排练并认真对待每一次演出,对得起一直支持我关心我的家人朋友和喜欢我音乐的人,我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在我看来,这就是我所有的本职工作了,可为什么,我要被剥夺合理合法工作的权利!为什么在文化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营业性演出管理的通知》中规定的“三年禁演期”过去又两年之后,还是要禁止我的演出?“主办方主动取消演出”这几个字有可能真的主动发生吗?如果恶意举报的“群众”会左右法律法规的公正,那么买了票等着看演出的观众和音乐爱好者又算什么?他们不是人民群众吗?我不是人民群众吗?我的演出和音乐会伤害他们吗?

  我不能理解,我很困惑,善与恶我快分不清了。我违反过法律,可我受到了惩罚啊!行政拘留加上五年的口诛笔伐啊!我接受了教育啊!我懂了啊!我没有继续堕落啊!我爬上来了,我改了啊!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啊!还不足以放我一条生路吗!为什么啊!我什么都不干就是在线下演演小演出混口饭吃啊!我只是个写歌卖唱的啊!还要我怎么样啊?回去堕落一辈子好让人继续拿我来发泄吗?不是说全社会都应该给曾经违法的人机会吗?“就是不行”是什么意思啊!我真的不能理解啊!!!

  我想做个好人,真的我不知道这些文字发出去会给我造成什么,会给我的工作伙伴和经纪公司造成什么,但不管是什么,我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是我决定必须要做的事,在此我先给经纪公司和各位工作人员以及乐队的朋友们道个歉对不起,这些年来也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所有大家为了我而作出的辛勤努力承受的痛苦我都一一记在心里,谢谢了!

  但不管怎样,我绝不会主动离开我的工作!就算强制被动离开,我也将始终坚决捍卫自己合理合法工作的权利!

  这个世界会好吗?也许有生之年我看不到那一天,但我希望,直到走完这一生的那一刻,我都能像一直以来那样,始终相信:

  这个世界会好的。

  宋冬野

  2021年10月11日

责任编辑:董雪婷

审核: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