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奶、分手都找警察,基层民警生存调查:派出所亟须“减负”

来源:半月谈  2018-08-13 11:21         

  •  收藏

  近年来,基层公安机关的执法环境得到一定改善,民警保障水平日渐提升。然而,不必讳言,现实中既有“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的感恩,也有“警察了不起啊,有本事你打我试试”的不满。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社会转型时期利益诉求多元、各类矛盾交织,基层派出所面临的工作局面千头万绪、越发复杂,甚至陷入“包打天下”的困局,大量非警务活动占用警力、工作考核五花八门,许多基层民警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和身心亚健康状态。就在记者发稿前夕的8月6日,四川仁寿县一派出所所长和一名辅警,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时牺牲。

  2018年07月11日16时33分,在四川省芦山县宝盛乡凤头村水田子组路段,一辆从太平往宝盛方向行驶的小车被山上滚落飞石砸中,造成车内4名人员受伤,在场群众拨打了报警电话,在热心群众将伤者转移至太平方向安全地带后,处警民(辅)警随即赶到,民警发现现场一名伤者情况较为严重需尽快送至芦山县医院救治,面对随时落石的险情,驾驶车辆的辅警无所顾忌,驾车冲过飞石区!顺利将四名伤者送至医院治疗,目前四人暂无生命危险。

  “万能派出所”:清理小广告、驱赶流浪狗……

  “警察同志,我儿子把钥匙带走了,你过来给我开下门!”

  “110吗?我女朋友要跟我分手,你们能帮我劝劝她吗?”

  “我儿媳妇不好好给孩子喂奶,这事警察得管管!你们快过来!”

  这是半月谈记者近日在一些派出所蹲点调研时,听到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接处警记录。对处在社会最基层和矛盾第一线的派出所民警而言,这只是他们工作时所遇到困惑中的一部分。

  “群众对公安机关的心理需求相当高,这份信任让我们欣慰,但一些诉求也让人哭笑不得。”四川成都市主城区一派出所的社区民警说。即便是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报警需求,多数情况下民警依然会第一时间处警。

  多位受访民警表示,“头顶国徽、臂挂盾牌”的责任,会让他们坦然乐观地面对工作中的危险与艰辛。但令他们感到苦恼的是,无效报警、大量非警务活动等牵制了本就紧张的警力资源,基层派出所越来越演变为包打天下的“万能机构”。

  “群众有困难、找民警,这是好事。但有些部门放大了这句话,为派出所增加了大量非警务活动,甚至把本由他们承担的工作也推给公安机关,影响到我们打击犯罪和维护治安的主业。”西部某市一位派出所民警举例说,当地要创建卫生城市,民警被要求全员出动上街清理小广告;创建文明城市,民警要到处驱赶流浪狗……

  “上面下面条、底下打面团”,作为基层一线单位,上级机关布置的大量工作都要靠基层派出所来落实。而一些地方文山会海回潮、材料信息过多过滥、考核名目内容繁多,也让基层民警身心俱疲。

  西北一位从警23年的农村派出所所长说,所里曾在一个月之内收到分局下发的64份文件,其中40多份是安排具体工作的。该所辖区面积2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万余人,但仅有7名民警。“40多项都是重点工作,一个月只有30天,我们7个人不眠不休也干不完。”

  派出所民警在“民生集市”上向群众发放新办理的身份证。 彭源 摄

  西部某市一位派出所所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在他所在的区,上级机关对派出所的考核门类多达70多项,破获各类案件的数量都有具体的指标要求,而有些不尽合理。

  “例如,破案数量是按月度考核的,但有些案子需要花时间去经营、深挖。迫于考核压力,民警就只能去办理一些小案、现案,无暇办理大案。”这位所长苦笑说,这种考核是“月月都要麦子黄、月月都要粮进仓”。有的地方向被行政拘留、羁押的人员征求满意度,一位民警反问:我抓了他,他能对我多满意?

  更令民警忧心的是,在一些地方,执法环境局部恶化,一些自媒体对涉警事件的歪曲报道等,加剧了少数群众对公安工作的误解,让民警流汗又流泪。

  西部一地级市公安局法制支队民警说,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该市发生暴力抗法和侵害民警权益的行政案件88起、刑事案件15起。许多民警在正常执法时,都遭遇过推搡、辱骂、恐吓甚至暴力抗法行为。有民警说,自己在执法中曾被人打伤,对方却高喊“警察打人了”,少数群众围观起哄,他感到非常寒心。

  长期超负荷运转,最怕夜里电话响

  入伏以来,武汉连续多日高温。武汉火车站派出所民警罗居奇正在站内巡逻。手铐、警棍、急救包、执法记录仪、通讯电台……他背负着六七斤重的警用装备,警服完全湿透。随身携带的计步设备显示,他当天已步行超过两万步。

  “每天5点多钟D5930始发,铁路公安已开始执勤。每晚11点44分最后一趟D5925抵达,站区内依旧警灯闪烁。”武汉站客运值班员肖功峰说,守护安全,他们不知疲倦。

  在陕西省兴平市,西吴派出所副所长张荣国已经3天没有回家了。这是他7月18日的工作安排:早上6时起床,6时50分开会布置工作,7时50分和同事出门办案,回来后接待群众来访。中午无暇休息,下午赶赴犯罪嫌疑人家中发放逮捕通知书,之后进村采集信息,回所后和同事分析案情……18时接班后,张荣国还要在岗位上再值守24小时,随时准备接处警。

  “每年我有200多天在所里住,一有案子就没日没夜。3岁的孩子只能托付给老人带。”提及家人,张荣国一脸愧疚。

  武汉铁路公安处乌龙泉东所民警冒酷暑巡查后进行“降温处理”。 胡金力摄

  四川省眉山市象耳派出所副所长杨柳从警10年两次因公负伤,是一位揣着残疾证坚持在一线办案的刑警。他今年33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很多。“办一个案子,从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到羁押,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杨柳说,一个月里他能陪小孩的时间不到两天,这也是他作为父亲最大的遗憾。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常年处在打击犯罪、调处矛盾和服务群众的第一线,精神紧张、工作压力大,超负荷运转已是许多基层派出所民警的工作常态。

  “派出所工作的特点是生活不规律,遇到紧急任务、办案或值班备勤,通宵达旦、放弃休假都是常事。上级公安机关一直鼓励大家休年假,但许多人都放弃了。不是不想休,是真的走不开。”陕西省咸阳市公安局渭城分局化工开发区派出所所长张思强说,全所19名民警,大多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职业病。

  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如坐针毡,最怕夜里电话响……一位民警如此描述自己工作时的心理状态。不少民警因此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被称为“喇叭所长”的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分局欧庙派出所原所长吴继革,安装了3个心脏支架、进行了2处“心脏搭桥”手术,仍带病长期忙碌于处警一线。2015年7月,在冒着高温处置一起紧急警情时,他晕倒在地,生命定格在了46岁。

  “天天在流血、月月有牺牲”,一组数据佐证了公安民警工作的艰辛。湖北省公安厅今年1月的统计显示,近5年来,湖北公安系统先后有55人因公牺牲、866人因公负伤、321人在职病故。2012年至2016年间,陕西共有46位民警牺牲在工作岗位上,402位民警在执行任务时负伤。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韩森寨派出所副所长汪勇帮助一位社区群众搬运物品。 李一博 摄

  优化环境、下沉警力,基层派出所亟须“减负”

  一些受访民警认为,除机关与基层警力配比不当、各职能部门间履职合力不足外,缺乏维护民警执法权的保障机制,也是造成基层派出所负担沉重的重要原因。“现场处置时没有底气,并不是因为害怕犯罪分子,而是来源于现实各方面的压力,不敢果断地执法。”一位民警说。

  采访中,许多派出所民警也欣慰地表示,近年来基层的许多呼声已经得到高层重视。今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就提出,围绕公安改革,解决管理体制不科学、力量结构不合理、警务运行不顺畅等突出问题,提高职业保障水平。

  2018年7月2日,眉山市公安局园区分局象耳派出所民警在暴雨后抢险疏散群众。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持续推进,基层执法环境逐步改善,从优待警的政策也在不断落实中:湖北省公安厅探索建立起以财政补助为基础、商业保险为补充、民警互助为支持的“三位一体”优抚机制;陕西省咸阳市公安局出台从优待警25条措施,提出“在政治上激励、工作上支持、待遇上保障、健康上关爱、生活上关心”民警……

  然而这些还不够。为让民警安心、舒心、放心地在打击犯罪、维护治安和服务群众等主业上有所作为,基层派出所还须“减负”。

  一是出台并落实相关法律法规,优化执法环境,维护民警的执法权威和公信力。

  湖北、陕西、四川等地民警建议,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探索建立一定范围的容错机制,为执法者壮胆撑腰,对妨害正常执法的行为敢于“亮剑”。

  二是推动警力下沉,夯实基层派出所力量。

  有民警呼吁,公安机关在公务员招录时,宜对公安院校、公安专业有所倾斜,使更多有专业能力、热爱公安事业的人才进入警察队伍。

  三是对公安机关特别是基层派出所职能进行精准定位,厘清警务和非警务活动的界限,列出责任清单和权力清单,改变派出所“包打天下”的现状。

  咸阳市公安局秦都分局茂陵派出所所长狄军锋建议,建立“110”报警电话分流机制,将各职能部门纳入其中,依照职责划分共同为群众服务。

  四是优化合并考核项目,削减文山会海,将基层民警从繁重的文牍和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服务。

  此外,切实落实中央和地方有关从优待警的各项举措,关爱公安机关特别是基层派出所民警的身心健康。

频道编辑:刘海龙
  • 环球博览
  • 时尚范
  • 热门赛事
  • 养生汇
  • 两性说

深度深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