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记者失踪案追踪:土耳其称已掌握沙特“杀人”视音频证据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8-10-12 13:54     记者:李怡清     

  •  收藏

  59岁的沙特籍专栏作家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已失踪十日。

  10月2日13时14分,卡舒吉为了开具单身证明以便与土耳其裔未婚妻结婚而踏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此后,他的“神秘失踪”以及牵扯各方的各执一词,引发全球极大关注。

  根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1日报道,一名在事件发生时正在领馆内的工作人员向土耳其调查人员表示,他听到了大喊、尖叫、呼救和挣扎的声音,“随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华盛顿邮报》11日的报道印证了上述说法。美土双方均证实,土耳其政府已通告美方,他们已掌握了能够证明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内遭杀害的音频与视频证据。消息人士称,领馆内的音频记录说明了卡舒吉在进入领馆后的遭遇,“你能听到卡舒吉的声音和那些说阿拉伯语的人的声音”,“你可以听到他是如何被审讯、折磨,然后被杀的。”

  该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领馆内的音频记录说明了卡舒吉在进入领馆后的遭遇,“你能听到卡舒吉的声音和那些说阿拉伯语的人的声音”,“你可以听到他是如何被审讯,折磨然后被谋杀的。”

  截至目前,相关视频和音频尚未得以公开,沙特方面也尚未对上述说法予以回应。

  此次失踪案发生后,美国《华盛顿邮报》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1959年出生的卡舒吉系该报专栏作家,其自去年开始撰写的专栏文章日渐尖锐地批评沙特政府,尤其是王储穆罕默德所推行的一系列政策。

  回顾:“人间蒸发”的4个小时

  时间回溯到10月2日下午,卡舒吉与认识4个月的36岁土耳其未婚妻哈提斯·森吉兹(Hatice Cengiz)来到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正门口。路边的监控录像显示,卡舒吉于当日13时14分前后只身一人进入领馆。森吉兹称,自己在领馆外等待未婚夫。

  这是数日内卡舒吉第二次造访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

  根据森吉兹在接受土耳其官方安纳多卢通讯社专访时的表述,9月28日卡舒吉首次进入领馆后没有感觉到不适。

  当时,他为了开具登记结婚所需要的单身证明和出生证复印件而进入了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在一个多小时的等待后,急着赶飞机去伦敦的卡舒吉不得不先行告辞,并与领馆工作人员商定,当他10月2日从伦敦返回伊斯坦布尔时,将再度造访。

  “第一次离开领馆后,他(卡舒吉)感到高兴和放松…他们(领馆工作人员)表示会帮助他获取他所需要的文件。这使得卡舒吉在第二次(10月2日)前往领馆时没有表现出任何犹豫和担忧。”

  在领馆门口等待的森吉兹同样未曾感觉到有任何可能与“绑架”、“失踪”挂钩的异样情况。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安在森吉兹的心中蔓延。在发信息让朋友尽快赶来后,森吉兹冲向领馆围栏,询问卡舒吉是否已离开。

  “保安惊讶地看着我,说他不知道卡舒吉是谁,但领馆里已没有人,所有人都离开了。”

  森吉兹随后与领馆内取得联系,另一名工作人员走出来向她确认,已检查了所有房间,里面没有人。

  采访中,森吉兹并未透露自己在领馆外等待了多久。但据英国《卫报》11日公布的一则录像视频显示,森吉兹正在领馆外一边焦急踱步,一边打着电话。该视频显示的时间为2日17时33分,也就是卡舒吉只身进入领馆4个多小时后。

  焦点:15人“暗杀小队”含法医

  在卡舒吉“人间蒸发”的4个小时里,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尚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沙特方面坚称,卡舒吉进入领馆不久后便从其它出入口离开了领馆,但迟迟未能提供可以佐证这一说法的任何证据。

  目前流传最广的一个版本来自土耳其媒体援引的消息人士的话称,调查人员怀疑卡舒吉在沙特领馆内受到了严刑,随后被杀害并被肢解尸体。

  不过,土耳其官方和调查人员至今未能就调查结果作出任何直接声明,仅通过土、美媒体抽丝剥茧地传递出信息。而15人“暗杀小队”的曝光,则让事件更显惊悚与离奇。

  10日凌晨,土耳其亲政府的《沙巴日报》刊登了卡舒吉失踪当天(10月2日)乘坐两架私人飞机抵达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克机场的15名沙特人的名单及照片,并报道称,土耳其当局怀疑他们与卡舒吉失踪案有关。

  英国《卫报》披露,两架飞机分别于2日(卡舒吉失踪当天)的凌晨和午后降落在伊斯坦布尔。BBC报道称,乘机抵达的15名沙特人经外交通道入境。一位外交系统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一般只有持有外交护照的人士才能经外交通道出入境,而外交通道的安检通常较为松懈。

  土耳其《沙巴日报》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机上的15名沙特人在领事馆附近的两间酒店慕温匹克(Movenpick)和温德姆(Wyndham)预定了4晚住宿。

  但是,这些沙特人并没有参加任何公开活动,而且尽管当天出现在了酒店中,但他们并未过夜,而是在抵达的当天就连夜离开了土耳其。《卫报》称,其中一架私人飞机大约在2日下午6时30分离开伊斯坦布尔飞往开罗,另一架则迟至当晚10时半飞往阿联酋。两架专机都于次日返回利雅得。

  《纽约邮报》报道称,第二架飞机离开前,土耳其政府已经察觉到,所以严格地查了乘机人的行李,但一无所获。这则消息没有得到土耳其官方证实。

  据土耳其调查人员分析,当卡舒吉10月2日踏入沙特领馆时,上述15人已秘密潜伏在领馆中。

  在卡舒吉进入领馆后的两个多小时后,他们分乘多辆车离开了领馆。其中一辆带有彩色窗户的奔驰威霆车还在不远处的沙特领事住所外逗留许久。

  土耳其调查人员相信,被肢解的卡舒吉此时已被乘坐上述车辆的“暗杀小组”成员带出领馆,并随后带离出境。土方10日称,围绕卡舒吉失踪案的调查范围已从领馆扩大到了领事住所附近。

  据《卫报》披露,这15人“暗杀小队”中包括了沙特特种部队官员、高级情报官员、空军军官和一名法医专家。其中,来自沙特安全部门的法医专家萨拉赫·穆罕默德·图拜吉是一名验尸专家。

  《纽约时报》则引述土耳其官员的话称,是沙特最高法院下令杀死卡舒吉,暗杀小队带着骨锯入境。

  线索:黑色苹果手表+音频

  尽管案情离奇,但所幸的是,调查仍有一丝线索。

  据路透社10日报道,两名土耳其高级官员透露,卡舒吉进入领馆时配带的黑色苹果电子手表将可能成为揭露其生死命运的关键线索。分析认为,这一手表与卡舒吉的智能手机关联,后者在卡舒吉进入领馆前被交到了森吉兹手中。

  然而,尽管土耳其调查人员尚未就这一线索获取更多进展,但之后却有了新的发现。

  根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1日报道,一名在事件发生时正在领馆内的工作人员向土耳其调查人员表示,他听到了大喊、尖叫、呼救和挣扎的声音,“随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华盛顿邮报》11日的报道印证了上述说法。美土双方均证实,土耳其政府已通告美方,他们已掌握了能够证明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内遭杀害的音频与视频证据。消息人士称,领馆内的音频记录说明了卡舒吉在进入领馆后的遭遇,“你能听到卡舒吉的声音和那些说阿拉伯语的人的声音”,“你可以听到他是如何被审讯、折磨,然后被杀的。”

  1959年出生的贾迈勒·卡舒吉曾担任沙特多家媒体的记者和运营管理工作,也曾担任过沙特高级情报官员的顾问。但在去年“自我放逐”并定居美国后,卡舒吉作为《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开始日渐尖锐地批评沙特政府,尤其是王储穆罕默德所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卡舒吉提出沙特应结束也门战争、应开放对经济改革政策的自由探讨等。

  “这是一位杰出的美国专栏作家,深受华盛顿特区一小部分情报精英的喜爱,他们正在大声疾呼。”半岛电视台记者帕蒂·库勒哈因写道,“这个故事正在占据头版新闻,它正引起愤怒。”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情报人员在卡舒吉失踪前,截听到沙特官员商讨捉拿卡舒吉。“沙特人想要诱骗卡舒吉回到沙特,随后将他控制。”

  报道称,过去4个月间,接近沙特王储的官员正不断接触卡舒吉,承诺保障其安全并许以高官,但卡舒吉并不相信他能安然回国。

  上述报道指出,目前尚不清楚美国政府是否已基于这些信息向卡舒吉发出过警告。

  此外,《纽约时报》11日发文,直指上述15人“暗杀小队”杀害卡舒吉的指令,来自沙特实际掌权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华盛顿邮报》12日报道称,土耳其已接受沙特进行联合调查的请求,而沙特之前也表示愿意为调查人员开放领馆。

  但是,据半岛电视台12日最新消息,在沙特驻美大使返回利雅得之后,美国驻沙特大使格雷厄姆表示他已读到美国国内指责沙特政府牵扯进卡舒吉失踪案的相关资讯。

  “这令人十分不安。就算你不是福尔摩斯,也能看出这一点。”格雷厄姆说,“如果沙特政府真的应对此负责,那么我们对俄罗斯做的所有惩罚,我希望一样不少地给予沙特。”

频道编辑:张宇
  • 环球博览
  • 时尚范
  • 热门赛事
  • 养生汇
  • 两性说

深度深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