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极有棵飞来松 ——记中国人民解放军某边防旅北极哨所

来源:黑龙江画报  2018-10-13 12:54     记者:杨洋 曹全兴 陈雨辰      摄影:邹德勇

  •  收藏

  从哈尔滨一路向北,飞过莽莽榛榛的大兴安岭,来到青山绿水的黑龙江畔,素有“神州北极”美誉的漠河县城坐落于此。在漠河县通往北极村公路的山坡上,却生长着一棵红松,8万余平方公里的大兴安岭林海里,只有这一棵红松,据说是飞鸟经过时掉下来的红松籽在这里落地生根,茁壮成长,被人们称为“飞来松”。现在,这棵松已经有15米高、20公分粗了,枝繁叶茂,挺拔参天,成为一道风景。

  北极哨所。

  北极哨兵在中俄界江黑龙江巡逻。邹德勇 摄

  士兵巡逻。

  然而,在北极边陲,还有一个被誉为“飞来松”的军人群体,他们就是在这座祖国最偏最冷的“北极之城”,默默镇守边关五十多年来的“北极哨兵”。一代代“北极哨兵”用忠诚步伐丈量领土,用青春热血拱卫北疆,在北纬53度的遥远边关铸起一座精神丰碑。

  “飞来松”动人的故事,恰如许多官兵的人生足迹:从天南海北汇聚边关,将根深深埋在这片苦寒之地,最终成为一棵棵“飞来松”。

  北极哨兵所处的位置是祖国纬度最高,位置最北,温度最低,无霜期最短的漠河县北极村。这是一个历史最低温曾达零下52.3摄氏度、年平均气温零下5.5摄氏度、漫长的冬季长达八个月的高寒禁区。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代代北极哨兵头顶着北极星,站在北极哨所高高的瞭望塔上,以“任务不断变化,奋斗永无止境”的精神,守卫着祖国北大门的安全稳定。以“身处极地、挑战极寒、追求极致、打造极品”的信念,战胜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以“最偏最远最放心,最北最冷最忠诚”的工作成绩,书写当代北极哨兵爱国奉献的新篇章。

  北极哨所哨长刘沿腾,从战士到哨长一干12年,去年9月的一天,一伙偷砂人员正在界江上的永和站下岛违法采砂,刘沿腾带人前往抓捕。然而,让刘哨长没想到的是,他们前脚出动,后脚偷砂人员就得到消息,躲在岛上不下来。

  由于水浅,船靠不了岛岸,官兵只能潜伏在岸边,等偷砂人员下岛时实施抓捕。此时,漠河气温已降至零下15度,河面泛起一层冰碴,寒风瑟瑟的江边,官兵潜伏了三天三夜。

  北极哨兵驾驶摩托雪橇巡逻界江。邹德勇 摄

  北极哨兵在零下45摄氏度的极寒天气中进行体能训练。邹德勇 摄

  “在界江上偷砂,会使主航道偏向我侧,国土就会无形流失!”第四天,急红了眼的刘哨长下令强行登岛,船只冒着搁浅危险前进,在离岛十米的地方被迫停下。刘哨长带领官兵跳入没胸深的冰冷江水中,犁开江面冰碴一步步登岛,抓获了3名偷砂人员。看见官兵衣服上结满了冰碴子,偷砂人员无可奈何地垂下脑袋。

  北极哨所观察班长邹德勇,虽然是一名一米八几的东北汉子,但是确有着与外表不相符的细心。去年冬天,一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像往常一样在哨塔上观察记录情况,突然隐约发现江上有两个人正在接近国境线,情况紧急,他迅速向排长报告观察情况,并迅速出动摩托雪橇驶向事发地点,到达国界线附近后,江误越国界的两名游客喊了回来。由于发现处置情况比较迅速,成功制止了俄方对越界游客的抓捕。正是这份细心和站岗时警惕的目光,加之平日里训练有素的军事素质和边防让他在任观察班班长期间成功制止数起游客误越国界、抓捕界江违法作业人员,以及解救遇险游客等事件,受到了官兵和驻地百姓的一致称赞。

  有人问他:“在祖国最北的边境线上一干就是好几年,苦吗?”他说肯定苦,想家吗?他说:谁能不想家呢,但我站在祖国的最前线,身后守护万家灯火,和哨所的兄弟一起成长,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大学生士兵王乐成,2017年9月12日,上午10点,刚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王乐成独自一人拿起行囊,离开了家乡,走向了一条未知的旅程,追寻他梦寐以求的军旅生活。

  巡逻在神州北极。

  曾经的同学都这样问乐成,你可曾后悔吗?在大学校园里刚刚毕业,担任过学生会部长、班长、组织过捐书节等活动,凭着这些丰富的经历,你本可以找到一份轻松而又体面的工作,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过着五颜六色多姿多彩的生活。

  每当听到这些,王乐成很淡然的一笑,他说:“人们都说当兵后悔两年,可我不这么想。人生的价值不应该仅仅是享乐,我更希望实现自己从小的梦想,我想看一看部队的风景是什么样子,如果有幸能够在军营里建功立业,那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部队的生活是单调的,这里没有外婆家、汉堡王、星巴克,更没有英雄联盟、守望先锋。有的只是严格、紧张、枯燥的训练;繁重的事务性劳动;和很多的条令条例规章制度。早上的被子必须是四四方方的“豆腐块”,床单不可以有褶皱,上厕所要打报告,并且要在规定时间回来,回答问话必须答“到”,五公里体能训练你必须咬牙坚持不能掉队,爬战术爬到手腕和膝盖破皮还要继续爬下去……有些时候不仅是身体疲惫,心灵上也会疲惫。和家里人谈到这些时,乐成的父亲就会告诉他,“儿子,父亲以前当兵的时候比你所经历的要更困难,如果这些你都坚持不住,那你还怎么实现你的梦想,部队的风景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坚持不住的时候你要想想当初你是为什么来到这的。”家人的鼓励和支持是乐成的精神支柱,战友的帮助、班长的开导,给乐成带来了勇气。“追梦路上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我必须披荆斩棘。”王乐成积极投入到军事训练中,每个动作、每个细节,都认真琢磨,不打折扣。

  “从什么也不懂的地方青年,到成长为一名边防军人,这期间所经历的是很多人一辈子也不曾拥有的,无论接下来的生活是什么,我都会一往直前的走下去,无论走到了哪里,我都不会忘记我来到这的最初的梦想”王乐成说,“成为一名军人,是我这辈子最骄傲最正确的决定!”

  贵州—漠河,远离家乡4176公里,98年出生的新兵安俊伟,安俊伟,怀着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和20多个新兵坐着火车来到这里“一下车,刚吸了第一口气,就对冷有了新的认识”。“以前觉得滴水成冰只是一个词汇,来了才发现原来是真的。”安俊伟说,在门口端了一盆水,不小心洒掉一些,当去拿拖把来拖时,发现已冻成冰了。

  但是安俊伟在和家人朋友却是常常说起这样一段话:亲爱的家人朋友,这和平盛世你们尽情起舞,在看不见的地方,我们永远在保护你们,总是习惯用行动说话,久而久之,忘记了表达,只是默默守护,365天,没有特殊的日子,节日,假期,不过是太阳东升西落,我们用力拼搏,时刻警惕……祖国有我们,你们请放心

  在那遥远的异地他乡,有一位边防战士屹立挺拔的在站岗。这位战士他姓王,叫王世康。参军入伍已有三年之久。在部队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而且还任劳任怨。在他刚下连不久就被分配到了北极哨所,他一直待到现在。王世康来到北极对冷有了新的认识,冬天零下四十多度的气温王世康在观察楼上站岗执勤,脚都冻的没有了知觉,但是他努力克服种种困难,不畏极寒,认真履行自身职责使命,确保了边境的安全稳定。王世康说,他愿化作一颗挺拔的小白杨,扎根驻守在祖国的边疆,永远为祖国母亲来站岗。

  焦鹏,北极哨所驻守九年的战士,九年的时间,他告别了懵懵懂懂的青涩逐渐走向成熟,或许因为距离的隔绝而抑制思念的泪水,但依然保持温度。爬冰卧雪、烈阳高照、风吹雨淋,他始终坚守在祖国的最北边防线上,曾抓获非法非法越境人员四名,制止了数十次的误越国界事件的发生。看着他手握钢枪站在高高的哨塔上,与那句“饮江水流华夏血脉,嚼寂寞凝边关军魂”深深契合。

  陈宏岩一瘸一拐抓捕误越国境人员,2016年冬天,在界江附近执勤的战士陈宏岩,发现有人越境,他一边用对讲机报告连队,一边甩开膀子拼命追。可由于穿得太多,陈宏岩跑得很吃力。眼瞅着黑影越跑越远,陈宏岩索性甩掉大衣和毡靴在冰面上追赶。一路狂奔抓到越境人员后,陈宏岩的双脚冻成了冰坨子,看着陈宏岩冻得发紫的双脚,战友心疼得脱掉外套,用胸膛捂热他的双脚……官兵扎根边疆的故事,犹如满山白桦一样数也数不清。

  边关是国,边关是家。采访中,记者仿佛看到,当初形单影只的“飞来松”,如今已扎根边疆、繁衍成群,高高地矗立在祖国北疆。如今,一茬茬官兵兑现誓言、躬身践行,将“北极石”升华为“北极哨兵”内心的精神图腾,撑起了一代代官兵守土尽责的信念。

  向军旗宣誓。

  进驻北极村五十多年来,北极哨所官兵视驻地为故乡,把百姓当亲人,用炽热于胸的大爱,在苦寒之地留下了数不胜数的爱民故事。斗转星移,时光荏苒。北极“飞来松”越来越挺拔,越来越粗壮,屹立在巍巍大兴安岭上。近几年,人们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飞来松”的周边又长出了几棵小红松苗,这些新生的“飞来松”,不就是我们边防战士的象征嘛。

频道编辑:翟静
  • 环球博览
  • 时尚范
  • 热门赛事
  • 养生汇
  • 两性说

深度深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