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工业企业效益的统计争议与现实隐忧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018-12-06 13:34         

  •  收藏

  当前必须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深化融合创新,提升企业供给质量和盈利能力,这是提高企业效益的根本出路。同时,也要通过推广开展质量效益综合评价,引导企业提质增效;加强调查研究和监测预警,助力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其实质是制造业发展方式、产业结构、增长动力等发生系统性转变的一个过程。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这是解决中低端和无效供给过剩、高端和有效供给不足、产品质量总体偏低、缺乏世界知名品牌等制造业发展突出问题的根本出路。从微观层面看,企业有利润是制造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制造业发展质量的直观体现。

  今年下半年以来,社会各界对工业企业利润数据比较关注。争论的焦点主要围绕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利润增速(“公布增速”)与根据当期利润总额以及上年同期公布的利润总额计算出来的利润增速(“计算增速”)之间为何存在显著差异?国家统计局通过多种渠道对此进行了相关解答,但仍然没有完全消除公众的困惑。那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理解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的这种差异?当前工业企业效益实际情况如何?数据背后反映了哪些隐忧与问题?对此,本文进行了研究与分析。

  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存在差异的原因

  (一)企业数量变化是差异存在的客观原因

  根据《工业统计报表制度》,规上工业企业利润的统计范围,是指年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及以上的工业法人单位。统计部门按照“先进库,再有数”的原则确定调查单位,工业企业按照主营业务收入情况向当地统计局申报并经国家统计局审核后,可进入企业名录库。符合这个标准的企业每个月都在变化,大致可以划分为五类:存续企业、升规企业、降规企业、新建企业、消亡企业。因此,企业名录库每个月都会更新,企业数量每个月也有变动。正是由于统计范围内的企业数量变化,使得采用不同方法计算出来的利润增速存在差异。

  从最近几年企业数量变动可以看出,企业数量的增减一直都客观存在;比较突出的是今年前三季度企业数量减少更加明显,较上年同期减少6297家。这表明,今年以来工业企业升规企业和新建企业的数量要远远少于降规企业和消亡企业。企业数量减少,既有经济因素的影响,也有国家统计局加强统计执法检查、对不符合规模以上工业统计要求的企业进行了清理等非经济因素的影响。

  (二)固定报告期法是差异存在的根本原因

  国家统计局采用固定报告期法来计算利润增速,要用今年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除以上年同批企业的同期利润总额。由于统计范围内的企业一直在变动,上年同批企业的同期利润总额,也需要分几种情况。其一,存续企业。去年和今年都在规上企业名录库里,报告期和基期的利润数据都有填报。其二,升规企业。去年不在规上企业名录库,企业在填报今年利润的同时,也要填报上年同期的利润。其三,降规企业。今年已经不在规上企业统计范围内,转到规下统计,计算规上企业利润时不考虑该类企业。其四,新建企业。若当年营业收入达到规上企业统计范围,则当年利润计入报告期,基期利润为0。其五,消亡企业。报告期利润是0,上年利润计入基期。因此,国家统计局在公布今年利润总额的同时,也会公布同批企业上年同期利润总额,并据此公布利润增速。不难看出,这是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存在差异的最根本原因。

  对比2017年以来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的差异可发现,截至2017年8月,两者的正负差异基本都在1.5个百分点以内;但是从2017年9月开始,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的差异逐月扩大,今年8月两者之间的差异高达26.3个百分点,虽然9月两者之间的差异略有收窄但仍然非常显著。这种差异显然已经不是固定报告期法或者企业数量变化所能够解释的。

  (三)非经济因素是增速差异拉大的直接原因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解读,影响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差异的还有一些非经济因素。一是统计执法力度加强。有一些统计调查对象为了资质考核、争取融资、骗税逃税等,虚报瞒报甚至拒报。国家统计局执法检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统计数据发现,天津滨海新区临港经济区、内蒙古开鲁县、辽宁西丰县违法企业平均虚报率分别高达56倍、10倍和6.7倍。在执法过程中,国家统计局对发现的一些不合规企业进行了清理,对相关基数也进行了修正,这必然会导致今年公布的上年同期累计值出现缩水。二是企业跨地区、跨行业的重复统计被剔除。规上工业法人单位按照在地原则进行统计,但是近年来企业跨地区、跨行业经营越来越多,有一些企业把总部和所属企业的数据捆在一起,重复填报和报送。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国家统计局根据专项调查情况,对企业的重复报送情况进行了剔除。三是“营改增”后非工业经营活动加速从工业企业分离。全面推开“营改增”后,由于服务业企业改交增值税且税率较低,促使不少工业企业逐步将内部服务业经营活动剥离,客观上会使得今年工业利润数据有所减小。

  综合分析,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存在差异的根源在于国家统计局采用固定报告期法来计算利润增速,并且这种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由于统计执法力度加强、剔除跨地区跨行业重复统计、内部服务业从工业企业剥离等非经济因素影响,这种差异被明显放大。随着统计严格执法的常态化,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的差异可能会逐步回归常态。

  当前工业企业效益存在三大隐忧

  虽然公布增速与计算增速之间的差异客观存在,但今年前三季度,规上工业企业数量出现了明显下降,这可能不单是非经济因素造成的,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出企业的经营情况。通过深入分析效益相关数据,当前工业企业效益方面存在以下三方面的隐忧。

  (一)利润增长放缓的行业明显增多

  今年前三季度,利润下降或利润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的工业大类行业数量明显增加。从利润增速看,前三季度,41个工业大类行业中有7个行业利润下降,而2017年同期只有2个行业利润下降。需要特别关注的是:1.汽车制造业的利润前两年一直稳定增长,但今年波动较大甚至出现了下降。上半年,汽车制造业利润同比增长4.9%;但到了前三季度,利润同比下降3.8%,利润波动比较大。2.木材加工和木、竹、藤、棕、草制品业利润增速逐年回落,从今年5月开始利润一直负增长。3.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一改前两年的高速增长,今年以来一直负增长,前三季度利润同比下降16.5%。

  从利润增速变动看,前三季度,有34个工业大类行业利润增速回落,而2017年同期只有11个。其中,采矿业利润增速大幅回落,制造业中的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造纸和纸制品业、化学纤维制造业等利润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均超过25个百分点,仪器仪表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等利润增速回落超过10个百分点。

  从贡献率看,前三季度规上工业利润增长主要靠采矿业和原材料工业等上中游行业带动。其中,采矿业对规上工业利润增长的贡献率超过20%,钢铁、石油、煤炭、化工等原材料工业的贡献率超过50%。

  综合看,前三季度规上工业利润增长放缓甚至出现下降的行业明显增多,并且利润增长主要依靠采矿业和原材料等上中游行业拉动;如果剔除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带动,企业利润情况更不容乐观。

  (二)亏损企业数量和金额有所增加

  今年前三季度,规上工业企业的亏损企业单位数和亏损总额都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从亏损企业单位数看,前三季度,规上工业亏损企业单位数达到65922家,较上年同期增加6.6%;亏损面达到17.6%,较上年同期扩大1.4个百分点。其中,采矿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的亏损面都在22%以上;制造业中的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以及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化学纤维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等行业的亏损面也都在20%以上,远远高于规上工业的平均亏损面。

  从亏损企业亏损额看,前三季度,规上工业亏损企业亏损额达到5800.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5.8%;亏损深度达到11.7%。其中,采矿业亏损深度达到13%,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的亏损深度接近25%,制造业中的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行业的亏损深度都超过20%,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业、农副食品加工业、金属制品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等行业的亏损深度也都高于规上工业的平均亏损深度。

  综合看,规上工业企业的亏损企业数量和亏损金额都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部分行业的亏损面和亏损深度远远超过平均水平,这也反映出经营困难的企业和行业有所增加。

  (三)私营工业企业盈利能力下降

  今年前三季度,私营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速以及对规上工业利润增长的贡献率都有所下降。从增速看,私营工业企业利润增速远远低于规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前三季度,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我国规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4.7%,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8.1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利润增长23.3%,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24.3个百分点,但继续领跑规上工业;私营工业企业利润增长9.3%,增速较上年同期回落5.2个百分点,增速比规上工业低5.4个百分点。

  从贡献率看,私营工业企业对规上工业利润增长的贡献率下降。前三季度,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对规上工业利润增长的贡献率高达45.3%,较上年同期提高6.1个百分点;而私营工业企业的贡献率为16.7%,较上年同期下降5.6个百分点;外商及港澳台投资工业企业的贡献率也由去年同期的20.4%降至10.5%。

  从利润率看,私营工业企业利润率没有同步改善。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规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44%,较上年同期提高0.3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工业企业的利润率为7.57%,较上年同期提高0.8个百分点;而私营工业企业的利润率为5.22%,与上年同期持平,远低于规上工业平均水平。

  综合看,当前规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主要依靠国有控股工业企业拉动,私营工业企业的利润增速和利润率都远远低于规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私营工业企业的盈利能力不足。

  改善工业企业效益的几点思考

  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也是解决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突出问题的过程。针对当前存在的利润增长放缓的行业明显增多、经营困难的企业和行业有所增加、私营工业企业盈利能力下降等突出问题,必须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深化融合创新,提升企业供给质量和盈利能力,这是提高企业效益的根本出路。同时,也要通过推广开展质量效益综合评价,引导企业提质增效;加强调查研究和监测预警,助力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深化融合创新发展,提升企业供给质量和盈利能力

  一是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切实落实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各项优惠政策,降低生产成本、税费负担等;深化产融合作,降低融资成本、防控化解金融风险。二是加大对私营企业技术改造支持力度,鼓励私营企业增加技术创新投入,积极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来改造提升传统业务,增强创新能力,提高生产效率;引导企业重视产品与服务质量,做好品牌定位和品牌设计,加强品牌管理,提升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

  (二)推广开展质量效益综合评价,引导企业提质增效

  一是借鉴推广浙江省“亩均论英雄”的改革经验,考虑亩均产出、亩均税收、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劳动生产率、单位能耗增加值、单位排放增加值等,对企业质量效益进行分类综合评价。二是根据评价结果,推进实施用地、用电、用水、用气、排污等资源要素差别化政策,引导企业提升资源要素利用效率。对质量效益综合评价排名靠前的企业,支持金融机构实施差别化信贷政策,通过创新担保方式、创新还款方式和实施利率优惠等方式重点满足其资金需求。

  (三)加强对企业效益影响因素的调查研究和监测预警

  一是开展企业数量变动调查研究。要摸清每个月的规上工业企业名录库的变动情况,分析存续企业、升规企业、降规企业、新建企业、消亡企业这些不同类型企业的数量及占比变动情况,分析这些变动到底主要是由经济因素引起的,还是由非经济因素引起的。二是开展成本调查研究。要深入调查企业特别是私营企业的成本以及成本结构,找出导致私营企业成本率居高不下的关键环节,有的放矢降低企业成本压力,提高私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三是要加强监测预警。针对当前工业企业效益存在的一些隐忧,加强监测预警,密切跟踪其变化趋势,未雨绸缪,做好预案,谨防企业效益增速出现大幅回落。

  (作者:乔宝华 秦海林,单位: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智库工业经济研究所)

频道编辑:刘海龙
  • 环球博览
  • 时尚范
  • 热门赛事
  • 养生汇
  • 两性说

深度深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