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1-53001822
第二次人口红利之窗正在开启

  原新、周平 梅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

  当前,我国第一次人口红利的机会窗口虽变小但仍然存在,而基于劳动力素质、政策制度、社会公共环境而触发的第二次人口红利机会窗口已经开启,正值收获期。

  数量基础虽弱犹存。在老龄化趋势加深的背景下人口红利的探讨涉及两个方面:一是抚养比加深;二是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下降。按照联合国0-14岁占总人口比重小于30%,65岁以上人口比重低于15%的评价标准,中国于2000年后开启人口机会窗口并于2015年结束;若按总抚养比低于50的标准,则中国人口机会窗口开启于1995年,结束于2035年。据此,中国收获第一次人口红利的窗口期至少还有15年。

  2050年前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充足。劳动年龄人口总量作为判断人口红利的另一个标准,关注劳动力供需是否平衡。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2014年后缓慢增长并开始下降。据联合国预测,在不考虑其他因素的情况下,维持现有水平,到2035年劳动年龄人口为9.28亿人,基本与2005年持平;2050年有8.14亿人可以供给劳动力市场,基本与1995年持平,因此在未来的20-30年中仅国内就可以提供充足的劳动力资源,且总量并不显著低于第一次人口红利期。

  人口质量积累夯实。良好的教育体系和卫生技术条件促进了人力资本积累。人力资本核心是以教育为途径提高人口质量,使得人力资本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大于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积累取决于教育发展程度,教育体制改革降低了文盲率,提高了平均受教育年限,改善了人口素质。首先,中国文盲率较低且特征显著:高龄组高于低龄组;女性高于男性;乡镇高于城市。1986年以后出生人口的总文盲率降到0.47%,城市基本实现全员脱盲。其次,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按就业人口推算,平均受教育年限由1990年的6.8年增加至2018年的10.5年。未来中国平均受教育年限将以每年0.1年的速度稳步增加到2030年。经济发展前期,高等教育水平能够更好地促进中国产业转型,形成创新型经济;青年群体夯实的教育背景,对后期工作、生活经验的积累有积极作用,是开启第二次人口红利的重要基础。

  卫生条件改善促进人口健康状况提升。人口健康水平提高是开启第二次人口红利的有效保证。1997-2016年,卫生总费用由3196.71亿元增至46344.88亿元,增长14.5倍。此外,居民自身的健康意识日益增强,2012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为1063.7元,比10年前提高了近2.5倍。医疗水平提升直接影响死亡率下降和预期寿命提升。2020年人均预期寿命将超过77.3岁,2050年中国男性和女性的平均预期寿命都将超过80岁,因此如何开发和利用健康老年人力资源与人力资本,也是开启第二次人口红利的关键钥匙之一。

  老年人力资源与人力资本不断加强。中国具有丰富的老年人力资源,同时蕴含着高质量的老年人力资本。1969-1978年出生人口2.3亿人,将在2029-2039年进入老年期;1979-1988年出生人口2.1亿人,将在2039-2048年进入老年期,总计4.4亿人,生长于和平年代,见证世界经济起飞,生活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所“编织”的世界,医疗卫生条件飞速进步,这两代人无论是教育积累,还是个人储蓄积累,抑或健康状况积累,都是前所未有的,当这两期人口进入老年期时,正是学者们预测的第一次人口红利消失的时期,以老年人力资本为依托的第二次人口红利恰好补充劳动力不足的问题。

  创新型国家的发展战略。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将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作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要强化战略科技力量,同时经济发展政策改变、贸易形势改变、技术投入增加,都需要以高技术人才、创新型人才、战略型人才为基础,劳动力市场必然会转向更加需要质量型的人才资源。(作者:原新 周平梅 )

频道编辑: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