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1-53001222
点击举报
民国大知识分子西装图鉴

  民国知识分子的穿着,一向被人津津乐道,作为中国第一批普遍接受西方文化的群体,他们连衣着打扮也是先锋的,在长衫马褂还是主流服装样式的民国,他们率先换上西装,叼上烟斗,风姿绰约地出入于每一个社交场合当中。

  再加上民国大学的教职员工收入高——按1917年国立大学薪酬表,一级正教授月薪为400元,1927年为500元,如去外校兼课,每小时另有5元。在1900~1926年的北京,百斤面只需6.02元,百斤羊肉只需13.47元,千斤煤球只需4.36元。一个四口之家只需要11元,便可维持每个月的基本开支。哪怕一套定制西装(对于普通人来说)价格不菲,他们也能毫无压力地承担。

  这一套着装礼仪,便是从大知识分子身上学来的。这些有着名士风度的知识分子对于新时代青年们,不只是文化偶像,还是值得效仿的 fashion icon。

  —

  胡 适

  胡适19岁时考取了庚子官费生留学美国,回国后便受聘为北大教授。当年还未满26岁,每个月就能拿280大洋薪酬,再加上做编辑、翻译的收入,在文人中算得上阔绰。

  他却并不聚财。面对林语堂、陈之藩、李敖等人的求助,胡适都解囊相助,甚至在徐志摩去世后,手头拮据的陆小曼也三番五次去信给他,希望他帮忙解决经济问题。

  与他结交称得上一件体面事,当时流行一句俗语“我的朋友胡适之”。

  胡适爱穿西装,得了个“西装教授”的名号。他在美国任驻美大使时,有一次收到妻子江冬秀寄来的一套剪裁合身的西装,口袋里贴心地装了7副象牙耳挖。他的领带背面也缝着拉链,里面藏有5美元,这是因为江冬秀怕丈夫被抢劫,给他暗留的打车回家钱。许是因此,纵使一生红颜知己无数,他身边也只此一位乡村小脚夫人。

  - learn from him -

  西装、马甲与白衬衫是最经典的一种搭配方式,既能应对各种正式场合,又很好地增加了层次感。选择内搭马甲时,应注意胸口V字区的宽窄,以不被西装遮挡为佳,或直接将西装敞开穿着。

  在日常穿着中,如果想削弱正式感,也可以像胡适一样,选择V领针织背心作为替代,既保留了层次感,又添几分休闲气息。

  —

  邵 洵 美

  “希腊美男子”邵洵美出身名门,从曾祖辈到父辈都是清朝的大官,还娶了盛宣怀的孙女盛佩玉,光妻子的嫁妆就十万银元。邵家底殷实,所以他尽可以不赚钱,只花钱。

  他大手笔地投资创办出版公司和印刷厂,还曾出卖房产得到5万美金巨款,然后向德国订购了全套影写版印刷设备,并且四处接济有难处的朋友,散尽千金从来不要人还,人送绰号“沪上孟尝君”。

  他从剑桥回国,穿西装,也穿长袍,配英国皮鞋,头发梳得光溜溜,纤白的手指上戴着玉指环,口含用象牙烟嘴托着的埃及香烟,一时讲英语,一时讲国语。风流倜傥,有妻有妾,公开与美国女作家项美丽同居。

  经常穿着长衫跳西式舞,像“公羊之鹤”。因为皮肤苍白,出门前还要涂些胭脂,自称这是学唐朝人风度。

  - learn from him -

  板正的西装未必一定要跟修身的长裤搭配,像邵洵美这样穿条宽松的阔腿裤,也是现在时髦的穿法,显得不局促,更有几分名士风度。

  —

  徐 志 摩

  徐志摩也是,他回国以后,兼着三个大学的教授职位,加上杂志、翻译、评论、小说的收入,每个月有600银元收入。

  他每天都穿着浆得笔挺的尖领衬衫和钉了三颗扣子的毛料夹克,手里拿着的是一根燃着的香烟,而不是一把折扇,喝的也是加了糖和奶的淡色浓茶。后来他以张幼仪的“小脚”跟自己的“西服”不搭配与张离婚,开始追求林徽因,后来是陆小曼。

  徐志摩不缺钱,他在清华大学和浙江大学做教授,挣得不少,他父亲还每个月都“接济”他三百元,但陆小曼的鸦片瘾把徐志摩弄得一穷二白,老是得向朋友告贷,不过他也没有放弃维持过体面的生活和光鲜的行头,西装和皮鞋对这个每天出入不同社交场合的浪漫情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 learn from him -

  口袋巾应该成为每个穿西装的男人日常必备的配饰,重要程度不应该亚于领带,像徐志摩这样,从一条简单的白色亚麻口袋巾开始吧,它能跟你的绝大多数西装搭配。

  —

  林 语 堂

  林语堂比较特殊。他青年时期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念书,之后先后到哈佛大学和莱比锡大学继续深造,后来因为付不起学费(他在哈佛的学费都是靠胡适接济),他带着妻子到德国半工半读,经济状况只能勉强维生,但每到需要西装的正式场合,他也毫不马虎。

  笔挺的深色呢子西装配雪白的衬衫,领带也打得像模像样,当他仪表堂堂地用纯正的英语跟其他人从容交流时,没有人看得出,他穿的靴子其实是妻子到凡尔登旧战场上捡来的。

  但回国之后,他却开始提倡中式长衫,他曾钻牛角尖似的在专栏里痛批那些穿西装的男人要么“昏聩”,要么“惧内”。

  但他的这套激烈言辞或许只是说给中国人听以大快其心的,毕竟,他自己也总是穿戴得笔笔挺,戴着“那条狗领”跟他的外国朋友们愉快地社交。

  - learn from him -

  戗驳领西装配白衬衫和领带,就是一套最经典、体面,暗含威严的“总裁套装”,职场新人不一定要这么穿,但你总有一天会用上。

  —

  温 源 宁

  钱锺书的老师温源宁,剑桥大学法学院硕士,26岁就回国担任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英国文学教授,还同时兼任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英文组主任,同时创办了《天下》月刊,正事不少,私活也多。

  当时大学教授和教职员的工资很高,所以知识分子都流行“兼职”赚外快,温教授更是“身兼三主任、五教授”,胡适还嘲笑他“近年最时髦”。

  按照《大学教员薪俸表》规定,温老师每个月的收入至少在1500银元以上。这些钱可以保证温维持着奢侈的生活,这一点从他的穿着打扮就可以看出来。

  他常年穿着英式西装,手持做工精细的拐杖,甚至讲英语的时候也学剑桥式的结结巴巴的腔调,好像要找到恰到好处的字眼才发言。林语堂的女儿曾笑他“装出的模样,比英国人还像英国人”。

  - learn from him -

  温源宁的衬衫领子不同于常见的尖角领,而是比较圆润的club collar(俱乐部领),这种领型一开始为英国贵族高中伊顿公学的学生穿着,后来逐渐被绅士们穿到比较休闲的俱乐部里,从此风靡开来。

  这种领型的衬衫现在仍然经典又时髦,标准领型的白衬衫未免有些太老套单调,如果想给着装加一点花头又不希望太浮夸,可以选俱乐部领白衬衫搭配西装。

  —

  赵 元 任

  1910年清王朝气数将尽,赵元任得到了留学美国的名额。临行前他早早换上西装,又剪掉了象征封建统治的发辫。

  他精通数学、物理、哲学、音乐、语言学等多门学科。因所学太广,清华也无从筛选,便安排他回国后教授多门跨领域学科。哲学家罗素访华讲学时,他又被清华派去做了翻译。兜里紧巴,于他绝无可能。

  赵元任作派洋气,穿衣讲究,在家宴请宾客时也是“立取食”的,客人们自取长桌上的食物,端着餐具站立而食。他准备的镂花纸巾成了新鲜时髦玩意儿,被大开眼界的太太们纷纷带回家收藏。

  他常穿西装,穿长袍也要再搭配一条西装裤。陈丹青曾在油画中描绘清华四大导师的穿着,梁启超、王国维和陈寅恪都着长袍马褂;只有他,一身白色西服和马甲,配了浅灰色领带,西裤的长度刚好盖在那双乌黑锃亮的皮鞋上,不可谓不时髦。

  - learn from him -

  容易驾驭的平驳领是衣橱里的万年必备款。低调沉稳,也不挑人,可得体应对任何西装场合,也是西装新手们的安全选择。

  —

  梁 启 超 / 梁 思 成

  梁启超不仅写得一手好文章,还颇懂生财之道。他办了个报社,在一年时间里赚了一万多银元,再加上在清华任教的月薪、各种演讲和讲课费、版税以及投资回报,便供了九个子女读书留学。他穿马褂也穿西装,且偏好时髦的Standing Collar(立领)和Wing Collar(翼领),显露出一些不为生计所累的名士风流。

  翩翩公子梁思成也不逊色,他23岁时和林徽因一起赴美留学,又于27岁时收到了东北大学的聘书,分别为二人开出了800银元和400块银元的月薪,是当时清华同级别教员的三倍左右。

  他个子不高,很瘦,梳大背头,戴圆眼镜,背微驼,腿微瘸。受父亲的耳濡目染,他也爱穿西装打领带,显得精神。他每每拜访三妹家,梁思庄总会说“Handsome boy(漂亮小伙子)来啦!”

  在那张著名的结婚照里,林徽因穿着自己设计的东方婚服,梁思成却穿着西式黑色燕尾服,一身儒雅绅士打扮。即便到了晚年,他在给续弦林洙的家书中,还不忘提及自己为保暖而改西装背心的事,甚至在一旁亲手画了手稿。

  - learn from him -

  与领带比起来,领结更显高贵,常见于正式场合的晚宴,可以选择带花纹的款式来减轻严肃感。虽然不是衣橱必备,却是进阶单品,尤其是如果你想在年会中独树一帜的话。

  上 海 西 装 定 制 地 图

  这些文人带头换上西装之后,其余的中国大众也成群结队地穿起西装来。20年代的上海,大大小小的西装店有700多家,英式、日式、意式各成气候,任君挑选。

  上海的摩登男女对穿着比较高水准,他们的衣服要求不管是站立、行走、静坐,都符合三个标准,好看、舒适、合身。为了满足这些挑剔的客人,便出现了许多大师级的西装师傅和老字号。

  但西装店的等级森严:法租界的最好,公共租界的次之,北四川路华界的最马虎,价格也按顺序由高到低。倘若进了跟自己身份不相称的店,老板也不会太客气,只有门当户对,他才会想起“顾客就是上帝”。

  衣服做好,照例是要炫耀的,因此西装外套内襟左胸袋上方,会用丝线绣出穿着者的中英文姓名,在佣仆替客人挂衣服时,便一目了然客人的身份地位。为了搭配西装,衬衫必须浆洗得笔挺,皮鞋面必须锃光瓦亮,袜子要是皱了,一定会被嫌弃“此人太没出息”。

上海滩明星 高占非

  在上海定制一件西装,你大抵有两种选择,或是Giorgio Armani,Alfred Dunhill等大牌,定制价位一般在20000起订,而且需要提前预约量体裁衣的师傅,因为他们往往并不驻店;或是你也可以选择独立的西装定制工作室,如WW.Chans&Sons,EDITION Made To Pleasure等,定制价位从4000元到上万元都有,可根据自己的预算来做选择。

  在地理维度上,上海的西装定制区域仍旧集中在市中心地带,你可以逛逛复兴西路、淮海路、新天地等区块,听听不同裁缝们的建议,比较比较面料。

频道编辑:李宇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