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1-53001222
点击举报
因地制宜推进农村“厕所革命”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旨在进一步调整城乡关系,推动城乡融合发展,促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整治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生态宜居乡村则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第一仗”,而整治农村厕所为其重中之重。近日,我们通过在全省多个市县村庄调查,将各地因地制宜推进“厕所革命”的经验做法进行了归纳。

  一、农村“厕所革命”的范围

  农村“厕所革命”范围包括两部分:一是户外厕所,二是户内厕所,户外户内不可或缺,两者都要改造,但是改造策略有所不同。户外厕所,主要为旱厕,一般建造时间早,由于年久失修、粪污横流,是目前影响村庄人居环境的主要因素。户内厕所是近年来农村建立新式楼房所配置的室内设施,一般带冲水的卫生厕所。农村“厕所革命”通过旱厕改水厕,利用封闭的三格式化粪池,一方面除去难闻的臭味,减少粪便对水体的污染,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排污的难度。因此,如何处理好污粪问题在改厕中尤为突出。

  二、不同类型村庄的改厕模式

  推进农村“厕所革命”,需要根据不同类型村庄的人居环境状况,因地制宜,分类指导。不同地域应有不同的方式,这是由村庄性质和功能决定的,切勿一刀切。根据村庄性质,一般分为三种类型,并探索其改厕模式。

  农业型村庄。这类村庄以传统农业为主,农村青壮年劳力外出务工,中老年人在村务农,在全省村庄中占大多数。农民一方面迫切希望改变脏乱差人居环境,另一方面希望保留村庄的生产性。而此类村庄集体经济相对薄弱、农民收入较低、农民环境卫生观念较为滞后,因此,这类村庄是“厕所革命”的重点和难点。对于这类村庄,需要适度保留户外厕所,同时要重点改造户内厕所,其涉及面较广。因此,在农业型村庄“厕所革命”中,如何低成本可持续推进改厕面临很大的挑战。

  城镇型村庄。这类村庄大多位于城镇(区),尽管在体制上依然是村庄,但已被纳入城镇规划。随着城镇化大力推进,这类村庄一直是国家建设的重点,公共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水平较为完备,农民健康卫生观念大为改变,且在资金投入上建立了稳定的保障机制。这类村庄的“厕所革命”启动较早,如户外厕所基本消失、户内厕所较为成熟,这类村庄的“改厕”重在提升质量,增强服务人口集聚的能力。从实践来看,目前各级地方政府主要承担解决污水地下管网的升级改造,使其适应城镇建设的发展要求。

  旅游型村庄。这类型村庄具有突出的区位优势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乡村观光旅游是其主要产业。尽管这类村庄比例较少,但良好的人居环境却是吸引大量游客观光、增加村集体和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对于这类村庄而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干净整洁的厕所是旅游基础设施的基本内容。这类村庄“厕所革命”的任务是按照国家标准,逐渐建设成满足游客需求的星级旅游厕所。由于旅游型村庄的开发价值,使得社会资本或村集体积极参与并投入改厕,地方政府仅需要进行规范指导。

  综上所述,“厕所革命”的重点是农业型村庄,主要特征是“保基本”。地方政府既要下大力气整治“脏乱差”的厕所,又不能将建设标准定得过高,脱离农民生产生活方式。从各级地方实施来看,基本顺应了农民需求和农村的特点,普遍得到了农民欢迎。目前改厕方式是普及水冲式卫生厕所,主要采用玻璃钢材质的“三隔式沉淀桶(作为简易化粪池)”分散处理粪污。在人口规模较大的聚集区,由政府补贴建立公共厕所,按照每座1万元-5万元的资金预算。对于农村私厕,则由政府补贴和农户个体筹资共同修建卫生厕所,每座大约1500元,农户个人出资约300元,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三、推进“厕所革命”的主要经验

  在广泛开展“厕所革命”具体实践中,各县市探索不同的有效经验,将“厕所革命”与“四水同治”、养殖粪污处理、森林绿化等相结合,加快补齐农村基础设施短板。总体来看,“厕所革命”不仅需要自上而下的资源输入和行政推动,更需要政府、村集体和农户的共同参与,采取多种治理机制和广泛运用多种资源,顺利推进农村“厕所革命”。通过全省部分农村地区的调查,归纳总结有以下一些基本经验。

  第一,编制实用性可操作性的村庄规划。据调查,依据以往统一规划开展建设的村庄,目前厕所问题相对较少,且实施难度不大。编制实用性村庄规划,要考虑村庄的基础条件和成本效益。如有些地方盲目地建立村庄详规,规划费用较高,不仅增加村集体负担,而且由于农民流动和农村社会变迁,使得详细的规划内容不接地气,最终造成资源浪费。

  第二,注重结合国家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推进“厕所革命”。如宜城市是全国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目前在“厕所革命”方面走在前列。宜城市农村大量拆除不符合规划的废旧厕所,为统筹利用村庄规划、建设村庄基础设施提供了条件。其重要的原因是通过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促进农村土地管理能力提高、村庄规划普遍实施、农民土地观念根本改变。

  第三,建立财政奖补资金制度,激励先行先试村庄,发挥带动示范作用。地方政府设立财政奖补资金机制,以满足农民对“厕所革命”的迫切愿望为重点,通过示范带动或村与村之间适度竞争,促进农户参与改厕的积极性。如英山县基层干部总结“先动手、再伸手、不空手”,生动地概括了这种激励机制带动作用。

  第四,建立多元化筹资机制,解决“保常态”的问题。农村“厕所革命”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由于地方政府财政资金不足,加上厕所建设的性质是村庄内部事务,需要建立政府引导、农村集体和农民为主体、社会力量参与的多元化投入机制。如采取政府奖补一点、村集体投入一点、项目资金整合一点、农户出一点、乡贤出一点的方式,解决资金投入缺口难题。

  第五,党建引领,强化基层党组织建设,推动党员干部带头投入“厕所革命”。“厕所革命”看起来很小,却涉及农户切身利益及深层观念的改变,是当前乡村振兴中的“攻坚战”。“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的是党员干部”,党组织的坚强领导是成功的政治保障。动员农户拆除旱厕、接受卫生厕所的过程,涉及到各种复杂矛盾,党员干部尤其是支部书记发挥引领作用是成功的关键。

  第六,赋予更多的村民自治空间,引导村庄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形成村规民约。针对如何改厕、如何筹资、如何进行日常管理,要采用村民自治的方式形成“村规民约”。忌地方政府大包大揽,充分发挥村民主体作用,清除部分村民“等靠要”的思想,促进改厕后续管理的有效性和持续性。

  第七,注重在有条件的村庄将粪污处理融入循环农业生产,通过先进的技术进行资源再利用。如宜城市曾州村蔬菜产业较为发达,全村通过建立废弃物处理中心、生态净化池塘,变废弃物为种菜所需的有机肥料,重在打通生活与生产、养殖与种植、农业与环保的循环路径,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第八,发扬勤俭节约精神,注重变废为宝。在改厕实践中,大部分村庄将废旧砖瓦、石头、木头等用于改造厕所,既能使村庄环境融入自然生态,又能节约大量资金。面对众多的村庄,政府改厕财政资金有限且不足。而基层群众只要有了内生的动力,就会有无穷的智慧,通过多种方式整治厕所、美化村庄,建设美丽乡村家园。

  (作者 赵静、夏柱智,单位分别系湖北省发改委经研所、武汉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

频道编辑: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