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1-53001222
点击举报
秋冬挪威:自然之重,生活之轻

  在未抵达挪威之前,或许,你会认为,你是为了这里的高空长川、奇峡瀚海而来,而在你亲历挪威的万种风情千年史后,你才发现,真正把挪威介绍给世界的,是当地的民众。正是挪威人自古以来潇洒侠义、敬畏苍生的个性魅力给你的旅途留下了生动而又深刻的印记。之所以用这些老派的词,是因为,这里的自然,更像是上帝的随意挥洒,将山、水、云、天布置于随性之间。所以,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山峭水凛各冷暖,一派孤绝清瘦;也可以看山水缠绕死不休,端庄亦风流;而更多的时候,你看到的,是浮世褪去脂粉和锦色的铮铮风骨,古朴本原。而挪威人在自然的变与不变中扮演的,却是亘古如一的角色——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心无旁骛,全心浸淫,为的,不过是让人类变成自然的一部分,又或者,让自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当我站在峡湾高处,看日晖千丈,洒入悬崖跳伞的勇者心里和苍莽旖旎的峡湾间时,我确信,这世上没有比挪威更美的国度了……

  城市之光

  来到挪威,大多人的旅途都始于城市,当然,这与城市作为交通枢纽可提供的便利性有关。但与欧洲其他的城市相比,很多游客在离开这些地方时往往会发现,原来,挪威的城市不只是博物馆和艺廊的故乡,也不只是经济和文化发展的中心,更是满足人类居住要求的舒适空间。无论是在奥斯陆还是在卑尔根,甚或在斯塔万格,挪威的城市正不断散播个性魅力,但无一例外的是,吸引过客停下脚步的,是这些城市设计上的人情味、人文关怀与可持续发展,这从城市出行设施、便民设施及社区风情等都可看出。

  其中,奥斯陆作为全欧洲最富有、最安全、最环保、拥有最高生活水准的城市,被冠以“世界上最幸福城市”的伟大头衔。这种幸福感体现在电动汽车、电动渡轮、电动自行车等“零排放”出行方式在人们生活场景中的全面渗透;体现在在建的全新蒙克博物馆、国家博物馆、国家图书馆以及奥斯陆机场扩建项目等文化、艺术、出行空间对人性价值、轻生活和人文关怀的提倡和守护;亦体现在奥斯陆人对自然与城市关系的深度理解和深层挖掘。在奥斯陆颇具创新概念的城市农场——Losater农场内,创始人安妮(Anne Beate Hovind)将这一关系理解为:“城市人对自然的认知不应只停留在书本、影像等表面层次上,而应该让身体去接触自然,去触摸泥土,去种植果蔬,去烹制口粮,这样人类才能与自然产生情感上的连接和共鸣。”

  而卑尔根城市本身与自然的天然联系则更加紧密。秋天的卑尔根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清峻风雅。这座城市被多条峡湾包围,青峰连绵秀丽又不失巍峨之色。而多数来到卑尔根的人,除为磅礴的自然盛景而来,更为富有活力的人文风景和城市生活而来——卑尔根市中心已被博物馆、艺术馆充斥,而“卑尔根最古老的地区”布吕根也已因独有的“艺术家气质”变成了手工艺人的安乐窝。同时,卑尔根人还在不断通过城市生活探索接触自然的新方式——搭乘索道缆车登上弗罗伊恩山。一入山间,前一刻我们还在风云涌动的艺文中震撼,下一秒却享受着盎然秋色的华彩与岑寂。特别是沿着山顶通向森林的小径步行时,我似闻到树香馥郁,风雾甘洌,雨水腥甜;我似听到秋虫拨草,云雀拂枝,苍鹰啸天;我似触到朝光月影,山巅融雪,峰间飞练;我似看到草木染秋,“山妖”嚼笑,风雅无边。难怪,对当地人来说,在卑尔根的城市森林里徒步,便是美好的一天。

  野奢新篇

  当我们驾驶保时捷向哈当厄尔峡湾和吕瑟峡湾挺进时,景致越发开阔,支离破碎的海岸线正咬噬着内陆,在挪威的土地上刻出一道深深的凹痕。有的地方,崖壁耸于水面,高达千米有余,乍一看觉得纤瘦俊美,再一眼又感到傲骨铮铮。当你在此射出贪婪的眺望时,你会发现,群山峻岭比肩而立,无数的山脉正远远铺走出去。将视线割裂的是数条瀑布和飞练,它们在如绣屏而列的层峦叠嶂中奔涌直下,有一种危险又孤落的美。而当从辽阔的水道驶入狭窄的岔口时,你还会发现,岩石、溪流和人类居所正完美并存,它们正随着峡湾之水逶迤。此情此景,又会让你觉得,险峻的山势都在千里水波和万亩田园中化开了。在这里,人们从未停止对自然法则的探寻,在这个过程中,挪威人严守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之道。

  始建于1846年的于伦斯旺家族酒店是很多旅人在哈当厄尔峡湾旅行时的必选之所,酒店的第五代继承人汉斯(Hans Edmund Utne)称,是酒店的地理位置吸引了旅者,“我们家族世代以挪威的自然为荣。”当登顶吕瑟峡湾的布道台时,我们发现,在这里,重山千仞,险而峭拔;千万载云雪掠峰,经久不侧的山间群松知道这里的所有秘密,却守口如瓶。当地向导约翰尼斯(Johannes C.Apon)告诉我们,这一派浩然苍古之色让当地人对自然的态度有些复杂——既欲征服又不舍敬畏;提到自然,苏尔达尔旅游局的负责人莱拉(Laila Steine)称其是上天最伟大的馈赠,她向我们推荐当地与三文鱼同游的项目,并告诉我们,旅游业发展需要对自然的守护与开发并行;而在“奥斯陆徒步”创始人艾纳(Einar Tonnesen)的家中,他一抹笑意沉在波光明灭的日色里,神秘而悠然,“我知道你们为何选在秋冬而来,此时,是让游客静下心来,感受当地风景和风情的佳期,而也只有肯‘慢游’的旅者才会发现隐藏在自然中的秘密。”说这话时,他身后的峡湾秋色被金光普照,云破天开后,山碧水秀,云淡风轻。

  内心无价

  虽然北欧史诗般的年代早已过去,维京人的传奇也变得遥远而陌生,但在万物相安的秋冬挪威,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当代挪威人如水纹般的优雅闲逸和如群山般的果敢豪迈。每个挪威人都在精细地打磨自己的内心,他们对自然既敬畏又热爱,对传统既不忘传承又不惜重塑。对外来人,他们毫不保留地释放热情;但同时,他们又以一种追求极致的姿态探寻与自己的独处之道。他们强调回归本心和匠心专注。在这个浮躁的当今世界,挪威人的内心本身就是一种“奢侈品”。

  自维京时代起,挪威人就开始思考应该如何面对内心,如何创造,如何生活。维京人是出色的工匠、水手、探险家和商人。无论是在海于格松的维京村还是在奥斯陆的维京星球,你都会发现,当代挪威人正以一种永不妥协的姿态捍卫着维京人的文化、生活和传统。而唯一不同的是,维京村内,是身着维京传统服饰的当地志愿者们将维京人的历史和生存之道娓娓道来;而维京星球则是当代挪威人对维京人创造精神的精进、升级和再造。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数字维京娱乐中心,维京星球正用维京人曾经那些值得坚守的传统与不可思议的创新,静待客来。

  维京人的时代虽然已经过去,但维京人的精神和思维却从未走远。这种精神让挪威世代能人巨匠辈出,从“用整个心灵来创作”的画家蒙克,到终生都在从挪威的自然中寻找内心平静的作曲家格里格,再到将魔法定义为“最纯净的简单思维”的阿尔文银器设计师, 他们都让我看到了挪威人所演绎的挪威独有的美。

  仍记得行程过半,当我们沿着挪威的古老峡湾蜿蜒而行时,同行的挚友高莘边驾驶保时捷边对我说的那句话,“挪威的丰富性不只在于峡湾的开阔、森林的幽深,也不只在于对环保的推崇、对生活的享受,更在于对土地的敬畏,对攀登的热情,对自然之材的爱恋,对亲友之情的珍惜,对陌生人的关怀,对向往之事的执着。于交通而言,也许对新驱动方式的利用只是表象,在这背后,更珍贵的是人生活态度的变化以及与环境关系意识的进步。”说这话时,她似乎正为我们明日的行程规划着什么,又似乎只在将过去回想,眼波里有种少见的凝定,最终化作几不可见的微笑。

  愿我们可以再次相遇在挪威秋冬时。(文/赵乾坤 摄/赵鹏)

频道编辑:刘秋晨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