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及对策

  当地时间5月19日,英国公布“脱欧”过渡期结束后的新关税机制,以取代原来一直实施的欧盟对外关税制度。此外,据报道,目前,英美之间的贸易谈判已经开启,英国还希望与日本、土耳其等主要贸易伙伴达成协议。

  英国脱欧导致中国借助英国进入欧盟的策略受阻。在欧盟内部,英国一贯积极推动中欧贸易自由化进程,帮助中国打开欧洲市场,不少中国企业将英国作为进入欧洲的通道或在整个欧洲的生产基地。英国脱欧后,将不再是中国企业进军欧盟市场的首选地。

  同时,英国脱欧后,欧盟的经济实力也会有所减弱。一方面,有助于中国增加对欧盟合作的筹码;另一方面,欧盟内部保护主义将会抬头,对华政策也有可能更加统一,一旦其倾向于采取更强硬的贸易保护政策,中欧贸易与投资关系可能受到更多限制,并波及工业品出口、企业并购和技术转让等多个方面。

  英国脱欧将助长美国主导的国际贸易体系力量。按照英国约翰逊政府之前的言论,将优先处理与美国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发达经济体的经贸关系。英、美双方均一再表示,一旦英国脱欧,英、美将立即着手签订更紧密的“世纪经贸协议”。英国脱欧后经济实力削弱,与欧盟的关系越疏远,在很多问题上对美国就会越迁就。因此,英国脱欧后,涉及到英国对华政策及其他诸多政策,大概率会向对美国有利的方向全面重构。

  此外,英国还主导拥有53个成员的英联邦,其向美国转向还可被视为示范效应,导致更多英联邦国家甚至其他国家在经贸体系上靠近美国。当然,也不排除英国脱欧后为寻求更多贸易机会或解决经济困难,而继续保持对华友好的可能。

  英国脱欧对中国制造业“走出去”的影响总体可控

  从出口总量看,中国对英货物出口虽有波动但相对平稳,英国脱欧会进一步降低其对中国工业品的需求。中国对英货物贸易进出口规模不足中国贸易进出口总额的2%,比例相对较小。从图1可以看出,2010年以来,中国与英国货物贸易总额稳步提高,并在2015年达到峰值。英国首次提出脱欧后,双边贸易在2016年有明显下降,近三年来贸易总额虽在稳步回升,但对英出口额几乎没有增长。

  图1 2010-2018年中国对英贸易情况(单位:百万美元)数据来源:英国海关与消费税局

  此外,脱欧引发的一系列变动将有极大概率降低英国对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一是经济增长预期放缓降低了需求。2015年5月英国正式提出脱欧以来,一系列不确定性风险导致英国GDP增速持续下滑(图2),脱欧 “后遗症”正在不断显现。前任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声称,如无协议脱欧,今后15年英国经济增速最严重情况可能下跌8%。脱欧后英国GDP增长持续放缓的预期将会导致消费不振,必然会波及中国出口产品。

  图2 2010-2018年英国GDP实际增速(单位:%)数据来源:英国统计局

  二是英镑贬值削弱中国出口竞争力。脱欧后,英镑面临贬值风险,会引起进口产品价格上涨,出口英国产品利润降低也会影响中国出口企业预期。英国对欧盟关系及产业战略机构(EURIS)在2018年9月发布的《确保脱欧后英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报告中指出,自公投以来,英镑兑欧元和兑美元分别贬值约12%和10%,导致英国进口产品价格大幅上涨,原材料进口价格自2016年6月以来上涨了20%以上。此外,贸易关税、地缘政治等问题也将为中英双边贸易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可以预见,受脱欧影响,中国对英出口额可能会在震荡中走低,尤其是以对英出口为主的外向型制造业企业或因此承压,应提前做好预警,谋划应对措施。

  从重点行业看,中国对英出口产品受影响不一。中国对英出口产品主要有15类,其中份额位居前六的领域分别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及原料、贱金属及制品、塑料和橡胶、化工产品以及轻工产品,这六类占到中国对英出口总额的近七成(图3)。自2015年英国提出脱欧后,上述六大类出口产品受脱欧可能带来的各种因素影响,表现各异:化工产品出口额上升较为明显,塑料和橡胶出口额也有小幅增长,份额最大的机电产品在经历了下降后实现了小幅回升;占据第二大份额的纺织品及原料下降趋势明显,鞋靴、伞等轻工产品也出现小幅下调。此外,贱金属及制品波动较小,表现平稳(图4)。随着脱欧影响的不断加深,中国应尽快制定分业引导政策:对化工产品等有上升趋势的领域,寻求更多合作机会,赢得更多贸易份额;对纺织、轻工等传统优势领域,应加强监测和预警。同时,还要做好对汇率、关税等不确定因素的应对,巩固在英份额。

  图3 2019年3季度中国对英贸易主要产品出口额占比 (单位:%)数据来源:英国海关与消费税局

  图4 2010-2019年中国对英出口产品增长情况(百万美元)数据来源:英国海关与消费税局

  从市场主体看,英国脱欧将对中国在英企业或拟赴英投资企业的战略方向产生较大影响。英国是中国在欧洲的第二大投资国,有众多制造业企业将欧洲总部设在英国。脱欧带来的关税上升、供应链断裂、市场需求下降、汇率波动等因素,势必会对这些企业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对于已在英国投产、面向欧洲市场的企业,英国脱欧或许会影响甚至中断这些企业与欧盟市场原有的贸易往来。这些企业将面临关税上升风险,不但导致出口欧洲产品竞争力下降,也会迫使在英国投资的中资企业被动地调整经营战略,比如减少在英产能,将业务转移至欧盟其他国家,甚至可能通过将欧洲总部迁往别处等手段来规避风险。企业战略调整肯定会影响在英业务的增速。

  对于计划在英国投资拟开拓欧洲市场的企业,由脱欧带来的投资风险性与不确定性增加,其会对在英国投资进行重新评估。比如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对英投资成交6笔交易(1笔内地、5笔香港),相比前年同期的10笔(6笔内地、4笔香港)大幅下降。

  对于希望引进英国先进技术实现自身升级的企业,脱欧可能带来一定的积极影响。比如,英国在先进制造技术、工业设计等领域具有较强的优势,这正是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所需,脱欧引发的英镑走弱,也将减小中国企业赴英谋求技术合作的资金压力。

  投资方面,英国脱欧后欧盟或加强投资壁垒,加大对中国赴欧投资的安全审查力度。英国是重要的自由贸易推进者,也是中国赴欧投资的首选地,英国脱欧之后,欧盟日益趋严的投资审查程序或导致中欧贸易与投资关系受到更多限制,中国企业进入欧盟市场难度增大。我们建议,一是提醒已在欧投资的企业,密切关注投资政策的调整,提前布局。二是积极参与中欧投资协定(BIT)谈判,推动制定更利于双边合作的投资规则。三是关注欧盟和英国的高科技优势,深度挖掘技术合作和投资潜力。

  金融方面,英国脱欧将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且后续谈判结果将引发人民币汇率波动。一方面,英国脱欧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伦敦已经成为仅次于中国香港的第二大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是中国在欧洲战略推广的重要纽带。根据SWIFT数据,2018年人民币结算规模中英国占比高达36%。英国脱欧后,欧洲中央银行表示欧元清算中心将转移至欧洲其他地区,导致英国的金融地位和货币红利受损,可能会影响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另一方面,英国脱欧可能引发人民币汇率波动风险。据测算,脱欧之后英镑和人民币之间的波动溢出效应在加强,考虑到谈判期内汇率也会被英欧贸易谈判进展所左右,这将加剧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风险。我们建议,一是完善欧洲金融布局,考虑将人民币离岸市场业务分散到巴黎、法兰克福、卢森堡等地,避免对英国金融市场的依赖。二是借助当前金融服务业扩大对外开放的机会,允许更多外资背景的各类金融机构经营人民币业务,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应对建议

  对欧盟以合作为主,通过利益绑定方式,加快形成尖端领域、基础领域的双互补形态。英国脱欧可能会对欧盟经济发展、政治稳定和金融信心产生较大冲击,或动摇欧盟国家之间的互信、经济一体化进程,以及体系稳定。中国应加快完善与欧盟的双边贸易和投资合作机制,形成稳定的利益绑定关系,借助欧盟快速稳定局面的诉求,突破欧洲对华技术封锁和贸易壁垒,形成双方承认的稳定互补关系,即量大面广的基础工业品由中国体系化支撑、尖端技术领域各有优势、高端材料仪器仪表、高级农产品等领域欧盟占据优势的格局。

  加快与英国达成新的双边贸易协定。相比美国和欧洲,英国在贸易和投资谈判中的议价能力有限,相比欧盟,中国与英国达成的市场准入条件可能更为有利。中国应加快与英国就有关贸易便利条件进行商谈,利用扩大进出口、企业赴英投资等筹码,就贸易和资本的市场准入达成有别于中欧的新协议。在部分领域给予英国一定的让利,使其在中美贸易之间保持相对中立而不过分倒向美国。此外,加强对英国关税、货币汇率等方面的监测分析,及时与相关企业、行业协会沟通信息,为企业战略调整提供信息支持。

  做好外向型行业和地区抗冲击准备。筛查以英国为主要市场的外向型企业,依托行业协会、中介机构等第三方组织,做好英国市场变化压力测试,尤其是资金链压力测试,协助企业提前做好应对英国市场波动的预案。政府和行业组织牵头搭建市场产需对接平台,帮助对英优质出口企业挖掘国内市场,做好外向型企业转内的各项审批手续速办、代办工作。

频道编辑: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