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导体产业不能为自主而自我封闭

  【编者按】

  半导体近几年成为最引人注目的产业,通过贸易战我们充分体会到它的重要性和战略性,它之所以成为大国角力的抓手,关键是半导体很难做,难在市场性和专业性。我们对前者有充分认知和广泛认可,但对后者的认知却有待提高。中国半导体产业应该怎样做?这是一个沉重、深刻、宏大的话题。澎湃新闻·智库报告推出“解构半导体” 专栏,希望从宏观到微观,剖析半导体产业链,探寻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半导体产业崛起之路。

  半导体产业的全球合作受到了严重的政治干扰,颇有逆全球化之势。不单美国要“脱钩”,中国也喜欢讲“自主”,中美半导体产业完全背道而驰。但不可否认的是,全球化仍然是半导体产业非常重要的特征之一。国际和国内仍然相互需要,尤其中国半导体产业链对外依从度高,技术储备单薄,产业经验急需沉淀总结……这些方面无一不要求中国半导体继续向外学习,向外融合,与国际同行合作才能成就彼此。这是中国半导体专业的时代特性,我们必须要有面对现实的勇气。

  美国是中国半导体国际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全部——欧洲、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各具优势,它们与中国大陆合作的动力意愿非常强大。中国是韩国最大的半导体出口市场,韩国的存储器芯片超过一半出口中国,而同时韩国的代工厂,超过80%的销售额来自中国公司;中国台湾的芯片设计企业的销售额超过80%来自大陆,华为更是台积电前两大客户之一;欧洲企业的销售额增长点也大多来自中国。国际企业与中国合作的动力非常强劲。三星、台积电、联发科、日月光、英飞凌、NXP和东电这些国际企业都很难离开中国市场,即便美国企业,大多数仍在积极努力,试图与中国继续展开合作。现在的关键是,国际企业可以用哪种新模式与中国合作,我们需要想办法找到新的合作模式。

  国际企业的动向和意愿,我们应该积极给予回应。半导体领域的中外合作新模式不外乎扩大开放,吸引优质国际企业与中国合作。具体来说,我们可以通过多个领域的开放,吸引外企展开合作,首先通过金融市场开放,吸引外企进入中国,或者与中国展开合作。特斯拉是贸易战期间中外合作的典范,在特斯拉最困难的时候中国与特斯拉展开合作,解决了特斯拉的资金、市场和产线等问题,为特斯拉目前的成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同样的,多数半导体国际企业也是“资本说了算”,我们可以通过金融措施吸引这些企业的股东和管理层做出“与中国合作、在中国投资”的决定。

  1、科创板:满足门槛条件的海外企业视同国内企业

  制定合理规则对海外企业落地中国进行有弹性的认定,在股东组成、国内资本比例、国内专利和技术数量等方面设置最低认定标准;在国内招聘规模、中国市场应用规模、与总部公司之间的技术专利共享等方面设置科学认定规则。

  只要达到最低标准、符合预设规则的企业即可视为中国企业,推动此类企业在中国上市,吸引与团结更多国际优秀企业和人才融入中国产业,贡献中国市场。

  2、设立国际板:特定方向的纯海外企业国内资本化

  对于特别关键领域,却不符合上述国内资产比例、股权比例标准的海外企业,亦可以考虑单独为此类高科技方向设立国际科技板,基于其所作贡献,量身定做入市条件,对优秀国际企业实行精准金融支持,让优质企业为我所用,拓宽渠道助力中国半导体产业。

  很多国际公司的整体运营不是由管理层决定,而是由股东决定。只要西方还是资本主义,我们就可以用“资本”引企业,这个窗口一旦打开,资本就会推动企业和技术从窗口进来。这样操作对外既能吸引外资和外企到中国发展,又能解决产业链卡脖子问题;对内,通过鲶鱼效应进一步增加中国产业的竞争力,提升效率,同时提升技术,培养人才,发展产业。

  3、真正保护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留得住

  知识产权一直是国际企业与中国扩大合作的心结,导致不少国际公司在中国加大投资、建厂研时发心存疑虑,增大了我们引入国际先进技术的难度。因此,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至关重要。

  第一,从严从快完善知识产权基础法规。

  保护知识产权刻不容缓,我们要加快调研,完善立法,从严执法。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效率。这样对外可以调动拥有知识产权的自然人和法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提升产权意识;对内违法必究,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违法行为的惩治力度,让侵权者付出沉重代价。

  建议一视同仁地对待海内外企业的产权保护;建议相关机构开辟海外企业知识产权纠纷处理的绿色通道,营造好公开透明、高效平等的市场环境;建议针对违反知识产权的团队和个人,建立黑名单制度。

  在实际操作中,尤其要注意规避地方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其实保护知识产权不仅仅是国际企业需要,国内产业发展也需要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

  第二,树立对国际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的典型案例。

  近几年我们对国际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提升到了新高度,但国际企业习惯以既往案例做判断,尤其关注具体案例。但是在这方面我们的确没有太多可以视为典范的案例。

  行胜于言,建议从速在半导体产业知识产权保护领域树立典型,达到徙木立信的效果。同时也建议相关部委定期与外企进行知识产权的沟通,听取外企心声,让海外企业看到我们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这是外企在中国大陆进行创新研发的基本前提。

  4、开环发展国际化

  “华为事件”让大家深刻意识到“拥有一条独立完整产业链”的重要性,但同时也催生出诸如“关起门来,自己发展”的论调。半导体产业是全球开放、精细分工、高度合作的产业,自主可控绝对不等于全部自供、自我封闭。现在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国际合作确实遭遇挫折,但这绝不是因为开放造成的,更不能成为自我封闭、关起门来搞产业的借口。过度的、高调的强调“自主可控”、“全面替代”,不仅不符合产业规律,也让很多中立的、观望的国际企业对我们加重戒心,最终促成我们的自我封闭。相较于被禁运、被封闭的风险,我们更应该担心自我禁运、自我封闭。独立,不是独自;自主,不是唯我。

  相比海外企业,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任重道远。国际大企业在全球均有布局,在当前艰难环境下,它们既有在中国加大投资力度的,也有在内部形成两套体制的,这样一来,它们可以在若干国家地区分散布局以应对风险。

  相比较国际企业的全球化,近些年中国半导体企业的国际化色彩有所减少,之前中国半导体企业境外上市的很多,最多时接近二十家,现在寥寥无几;之前中国半导体企业以进入国际一流企业供应链为荣,但现在更多以满足内需为主;之前中国半导体企业的高层中还有相当部分国际职业经理人、国际董事,现在不论董事会还是管理层,“洋”面孔少了,“官”面孔多了。

  我们建议出台政策性的措施鼓励中国半导体企业在海外设点,在海外拓展销售和贸易,在海外雇佣当地人才从事在地研发,鼓励企业融入海外市场和产业链,推动中国企业继续全球化。我们也建议推动企业高管的国际化,吸引更多国际人才到中国发展,融入中国产业。

  目前比较迫切的是,政府要加强研究和引导,帮助国际企业,尤其非美系国际企业既能避免美国政府限制,又能与中国产业紧密合作的可持续发展创新模式。

  总而言之,中国目前应该做的就是,通过开放产业金融,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积极拥抱愿意与中国产业合作的国际企业,主动创造开放的产业环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继续推动中国半导体的全球化,建立对中国有利的半导体产业统一战线,这样可以部分对冲当下严峻的外部形势。

  (作者顾文军系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

频道编辑: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