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男孩柔弱化,从抓好体育课的对抗开始

  1月28日,教育部官网上一则“教育部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第4404号(教育类410号)提案答复的函”,引起广泛关注。

  教育部在函中表示,通过加强体育教师配备、加强学校体育顶层制度设计、深入开展健康教育、加大相关问题的研究等方式,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

  函中“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表述引发了一些争议,但业内专家表示,我国青少年的柔弱化却是不争的事实。

  青少年柔弱化首先体现在体质上,根据去年12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我国6-17岁、6岁以下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率分别达到19%和10.4%。

  我国青少年儿童的近视率已经高居全球第一,根据国家卫健委2019年发布的数据,全国儿童近视率为53.6%,6岁儿童为14.5%,小学生为36%,初中学生为71.6%,高中学生已经达到81%。

  与此同时,我国青少年身体素质连续二十多年下滑,截止到2018年,部分指标有所好转,但青少年体质的总体状况仍然堪忧。

  《中国青年报》之前曾报道过,上海某高中的男生进行引体向上测试,超过一半的男生连一个都做不了,三分之二的男生不及格,能做到10个以上的极其罕见。

  时至今日,男生的手无缚鸡之力已是普遍现象,至于学生在参加长跑等较为剧烈的体育运动中出现呕吐、晕倒等不适反应的事件已经稀松平常,学生在长跑中猝死的悲剧也是时有耳闻。

  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院院长、云南大学体育学院院长王宗平教授认为,我们现在的体育课和学校体育活动开展,温柔化、音乐化、个体化的“三化”倾向严重,而具有较强身体对抗的和带有一定冒险性的体育运动,开展空间受到极大挤压。

  王宗平说,“学校体育活动迎合了安全,不出事的要求,有身体接触的,对抗性的体育活动很大程度上被限制”。改变青少年的柔弱化,首先要从改变体育课和学校体育活动的“三化”做起。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体育卫生艺术教育研究所所长吴键表示,无论是男生的强健体魄还是女生的柔美身形,都是以有效、适宜的体育教学为基础的,我们希望每一个青少年都拥有健康的身体、坚强的意志、积极向上的精神。

  为此,我们需要在学校体育活动的开展上避免一刀切,积极推行体育课的走班制教学或是有限的走班制教学。

  吴键对目前在全国各级学校中都非常流行的自编广播操“你笑起来真好看”提出质疑。他说,体育活动的开展需要考虑到学生的年龄、性别等差异,并做出调整。

  吴键表示,以“你笑起来真好看”配乐的广播操,对于小学生是适合的,但对于高中男生是不是合适值得商榷。在体育课教学和学校体育活动的开展上,也存在这个问题。

  健美操、瑜伽对于女生是适合的,但可能大多数男生对此并不感兴趣,同样,大多数女生可能又对足球没有兴趣。因此,走班制的体育课可以更好地满足学生参与体育运动的个性化需求。

  吴键表示,在国内大多数学校很难具备全面推行体育课走班制的条件下,体育课有限的走班制教学可以试行起来,至少可以避免体育课教学内容的一刀切。

  《中国青年报》之前也曾报道过,2016年以来北京市朝阳实验小学推出了“男子汉培养计划”,正是用丰富多彩的体育活动给男孩子们加“钢”。另一方面,是整个社会对体育的重视仍有待继续加强。

  王宗平表示,女体育老师的各方面能力绝不亚于男体育老师,这一点是我们首先要承认的。

  但同样需要承认的是,男女具有身体、个性方面的差异,这种差异是能体现在体育教学中的。有些对抗性较强、对力量要求较高的体育项目,确实是男体育老师在教学上更有优势。

  因此,就体育教学而言,男体育老师具有较高的不可替代性,学校的体育师资也应保证男体育老师占一定比例。但现在的情况是,男体育老师的比例在下降。

  王宗平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体育老师中,男老师约占四分之三,女老师约占四分之一,现在大约是各占一半。

  王宗平认为,男体育老师的占比下降,与很多原因有关,包括高考、就业环境等。但总的来说,还是需要进一步提升体育的地位。

  篮球二级运动员出身的管理学博士,金陵科技学院教师赵丹丹向记者表示,自己就是因为考虑到整个社会还不够重视体育,觉得学体育没有前途,所以本科阶段放弃了自己的篮球特长,改学管理,但她很明白,体育专业其实更适合自己。

  和赵丹丹一样,很多有体育特长的学生最终放弃了体育,以谋得自己未来的工作具有更好的收入和更高的社会地位,这其中,男生占了很大比例。我们不仅要提升体育的地位,还要为体育的所谓“风险”松绑。

  王宗平表示,体育运动中的很大一部分项目在我们看来是具有一定危险性的,比如单双杠、长跑、游泳,以及具有强烈身体对抗的足球、篮球、武术(散打)、拳击等。但在我们高度追求“安全第一”的语境下,这类带有身体接触和对抗的体育运动要么在学校不开展,要么是在开展时战战兢兢。

  王宗平说,我们不妨看看邻居——日本,同样是东方文化和高考定终身的国家,但是日本的各级学校对于体育教学始终秉持着以体育人的宗旨,体育运动中对学生来说该有的冒险特性、吃苦要求,一概没有淡化和抹去,这是我们应该学的。

  因为对风险的过虑,我们的孩子不仅很大程度上只能参加温柔化的体育运动,还在环境的逼迫下,不能在操场上疯跑,禁止一切可能有危险的运动。

  吴键表示,这也是我们没有考虑到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孩子,他们对体育运动的需求是不同的,从某种程度上,是我们的环境压制了他们个性的自由发展。

  就在教育部给政协提案回函的前几天,一段《不同国家的男孩对男人魅力的理解》的视频刷爆了朋友圈。

  视频里,一群外国男孩在为翻飞于单杠上的同伴鼓掌加油;一群中国男孩则在掩面惊呼某位留着长发、涂了口红的男星“好美”。

  有家长评论这段视频:我们这个社会正在变得越来越包容和多元,但我希望我们的男孩还是该有男孩该有的样子。

频道编辑: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