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生产生活“双成本”上涨明显,值得警惕!

  今年以来,国内外商品市场价格不断上涨,并且最近在国内有从生产资料向生活资料传导的苗头。

  从国外看,受货币政策宽松、疫情带来供给瓶颈等因素影响,多个经济体物价创出新高:10月份,代表生产者价格的PPI在欧元区创历史新高,代表消费者价格的CPI在美国创近31年新高,尤其是粮价带动农副产品涨价明显。

  从国内看,大宗商品受国际输入性因素影响涨价明显,PPI连续创历史新高,相对而言CPI稳定在较低水平,然而进入10月份,油盐酱醋等消费品纷纷提价,涨幅在3%—20%之间。

  在这一轮商品价格上涨中,笔者认为,要关注收入水平相对较低的农民在生产生活方面受到的影响,特别是刚刚摆脱贫困的脱贫户。

  从农民的生产成本看,据有关统计,2004—2020年我国三大主粮平均生产成本累计涨幅超过180%,而出售价格涨幅只有70%多,如果算上人工和土地成本,近几年农民种粮已有亏损苗头。今年农业生产资料受石油化工涨价影响明显,拿化肥讲,其关键原料氨水在国际上的价格已飙升十倍,国内尿素价格在10月份每吨达到3159元,同比涨幅超过七成。

  从农民的生活成本看,一方面是生活必需品的涨价。根据恩格尔系数,收入相对偏低的农民用于食物等必需品的支出比重较高,也越容易受到涨价影响。10月份以来,油盐酱醋等调味品、米面及速冻食品,甚至连反映农民工变化的“榨菜指数”中的榨菜都出现了3%-19%的涨价。另一方面是农村取暖成本的上升。今年是个“冷冬”,然而煤炭、天然气等价格均在此前出现了超过100%的涨幅。

  受生产生活“双成本”上涨影响,笔者认为需要特别警惕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农民种粮的积极性问题,粮食安全是国之大者,这方面切不能有丝毫的动摇,要让农民种粮有账算、有钱赚;二是脱贫户的返贫问题,目前全国认定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对象有500多万人,要防止他们因成本高企出现生产停滞、生活困难。

  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约谈化肥企业、设法降低煤价等。笔者认为,非常有必要对农民的生产生活成本进行全面调查摸底,借鉴城市经验,完善农村低保制度。

  同时在生产方面,需要节本、增效两手抓,充分发挥社会化服务组织作用,对农资进行集中采购;落实好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种植收入保险覆盖粮食主产省产粮大县政策。

  在生活方面,关注日常必需品涨价问题,建立农户补助与价格联动机制,适当提高低保户补助水平;农村地区清洁取暖要因地制宜,将绿色发展与农民增收统筹考虑,有条件的地区建议给予补贴支持。

责任编辑:刘海龙

审核:董雪婷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