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预决算公开

黑龙江网 >> 财经

多位明星持股的“牛角村” 如何一步步陷入窘境?

2022-11-21 13:45 | 来源:成都商报

  多位明星持股的“牛角村” 如何一步步陷入窘境的?

  拖欠加盟商数百万 连连关店 储值卡余额无法使用……

  11月寒风中的北京三里屯,没几个人注意到,通盈中心一层的“牛角村”是从何时不再营业的。

  现在的冷清,和这家店开业时的热闹对比鲜明。2016年8月,牛角村在三里屯通盈中心开出第二家线下店,自称“明星聚集之地,开业当天大咖云集”,主打现场烘焙的法式牛角包和不同时段餐食。彼时,杨坤、蔡国庆、夏雨等艺人纷纷到场。

  接下来6年时间,牛角村走出北京,在哈尔滨、深圳、郑州等城市先后开店。

  但2022年8月起,牛角村的储值卡客户陆续发现,多家门店表示无法使用储值卡余额,因为总公司关闭北京所有加盟店门店的储值通道且不予结算。同月,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被北京市场监督管理局判为虚假宣传,多家门店闭店或停止营业。

  据天眼查,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中,目前仍包括吴秀波、夏雨和杨坤3位艺人。这家曾热闹一时的网红烘焙品牌,如何走到这一步?

  宣传太虚假 罚款10万元

  牛角村还因虚假宣传遭受行政处罚。2022年8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立即停止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并交纳10万元罚款。这则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违法事实共7点,包括门店数量、门店营业额、使用原材料和工厂面积均存在虚假宣传。

  1 宣传:官网称,“目前800多家专卖店已遍及全国,并且已经走出国门,走向亚洲其他国家”

  现实:最多时仅拥有28家专卖店,其中直营店16家,加盟店12家。目前营业中的直营店6家,加盟店4家,其他店均已关闭,也未在国外设有专卖店。

  2 宣传:3万平方米的工厂

  现实:该公司并没有自建工厂,只在2016年11月至2021年11月,与北京九合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过联营合作协议,总合作面积5470.7平方米。

  3 宣传:“用一年多的时间在北京、深圳开了六家直营店,月流水约为360万元,单店日流水峰值接近7万元”。

  现实:经北京市监局核查,该公司自营的6家店中,仅有三里屯店、长楹店2家合计21个自然日单店日流水峰值接近或超过7万元。

  4 宣传:“原产地进口低脂奶油,健康0负担”。

  现实:新西兰安佳大黄油、安佳超高温灭菌搅打稀奶油,并非低脂奶油。

  加盟商

  5个月未收到总部的应结款 面团发不起牛角包

  一位北京的牛角村加盟商称,已经5个月没收到总部应结算的储值卡费用,累计被拖欠近60万元。他告诉红星资本局,最初发现情况不对,是在2021年下半年。

  上述加盟商称,2019年他向牛角村总部了解加盟情况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除了按季节推出不同口味的牛角包外,还会不定期推出面包、蛋糕等新品。于是,这位加盟商投入约70万元,包括加盟费、门店租金、货款等费用,但至今已超过一年没收到总部推出的蛋糕新品。

  上述加盟商表示,其经营的牛角包产品此前都是向总部订购的半成品面团,由中央工厂统一发货。从2021年底开始,门店收到的半成品牛角面团常常出现发不起面包的情况。在该加盟商多次询问总部后,得到的说法是,总部改为委托第三方生产。

  2021年底,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通知,关闭北京所有加盟门店的储值通道。这意味着无论直营店还是加盟店,顾客储值都会通过线上的微信小程序完成,储值全部进入公司账户。但所有储值用户在加盟店消费的实际金额,并没有被总部及时返还。同样的情况,也被北京财富中心牛角村的一份通知证实。

  前述加盟商表示,目前他知道的北京多家牛角村加盟门店,均不接受储值卡用户。而且目前大部分门店已经不向总部订货,转向其他渠道批发牛角包面团。也就是说,这些加盟店只是使用牛角村招牌,实际上已经独立运营。

  该加盟商称,目前其已知的牛角村总部对加盟门店欠款总额达数百万元,总部曾回应“暂时没钱支付欠款”。

  从业者

  牛角村产品单一 难撑体验式大店

  据牛角村官方微信,该公司创立于2016年,是国内唯一一家专注于牛角包制作的烘焙品牌。由建筑美学大师康健壹先生创办、明星参股以制作销售“牛角包”为主的烘焙连锁企业。

  从北京牛角村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信息来看,目前持股最多的明星股东是持股5.4%的吴秀波,认缴出资额120万元。杨坤和夏雨各认缴出资22.22万元,对应持股均约0.9999%。

  一位曾在2017年接触过牛角村开店选址人员的商业地产招商从业者告诉红星资本局,当时牛角村的选择只考虑类似三里屯、蓝色港湾这类的北京知名大型商圈,而且拿店面积几乎在两三百平方米以上,牛角村当时的定位是体验型烘焙品牌,需要更多门店桌椅空间和外摆,来满足所谓的体验空间。

  这位招商从业者解释,那时候Brunch(早午餐)的概念刚火,消费者觉得周末上午,去三里屯买个牛角包配杯咖啡,坐在街边慢慢吃是一件很洋气的事情。但是现在,消费者已经不觉得牛角包,或者可颂是稀罕玩意儿了,当下流行的面包种类是恰巴塔、贝果等更丰富的品类,很多面包店也是街边小店不设堂食。可是,牛角村没有及时变化过来,还是原来那几个品种,店开太大租金又很贵,撑不起来。

  目前,牛角村的官网已无法访问,官方微信的最新信息也停留在2022年8月4日。而对这家曾经的网红品牌最多的关注,来自那些还没用完储值卡余额的消费者,他们在大众点评仅剩的直营店评论里,提醒其他人“别再充值”“赶紧把储值花了”。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程璐洋

责任编辑:张宇

审核: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