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1-53001222
点击举报
从旗下资产“收收放放”中看四川首富刘永好的资本“野心”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作为四川首富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最近有点“火”。先是减持了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六和)和深圳燃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燃气)股份,接着又增持了民生银行的股份,这一系列操作背后折射出其怎样的资本“野心”?

  11月份19次增持民生银行

  近日,刘永好密集增持民生银行H股股份,引发资本市场诸多讨论。据介绍,从11月4日到11月29日的20个交易日中,刘永好有19个交易日都对民生银行H股进行增持,共计买入7545.75万股,斥资超过4.1亿港元,其持有的民生银行H股比例也从零升至0.91%。

  据了解,1996年,刘永好发起设立民生银行,并通过新希望系公司持股,一度成为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而后,民生银行的控制权虽然经过几番变更,但目前刘永好仍担任民生银行副董事长、非执行董事职务。

  耐人寻味的是,三四年前,刘永好曾多次减持民生银行。资料显示,2015年7月,刘永好通过旗下新希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投资)与南方希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希望实业)分别减持民生银行A股股份7669.8万股和1.85亿股,减持后两者合计持有民生银行18.2亿股,占民生银行总股本的4.99%,不再是持股5%以上的股东。2016年,多个股东加码争夺民生银行董事会席位,当时刘永好选择退出,并自2016年7月18日起连续小幅减持民生银行股份。

  据了解,截至目前,刘永好直接持有民生银行H股0.91%的股份,通过新希望投资、南方希望实业合计持有民生银行A股4.43%的股份。

  刘永好当年对民生银行的连续减持仍历历在目,为何如今又密集增持呢?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刘永好此前减持民生银行是因为和其他股东之间存在分歧,而目前其他股东自身遇到困难,此时是刘永好重新挑战民生银行实际控制权的好时机。

  除了民生银行自身的股权纠葛,刘永好在各时期对民生银行股份的操作也基于不同的经济大背景。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两三年前,外界对银行的不良资产有一定担忧,刘永好减持民生银行股份有此考虑,况且当时猪肉价格正处低位,适合加大养殖行业的布局;而目前,银行资产经过两年多的去杠杆已经焕然一新,成为适合作为长期持有的优质资产,而猪肉价格正处于历史高位,反而不适合加仓。

  旗下资产的“收收放放”

  实际上,刘永好近来在资本领域动作不断,其对资产的“收收放放”引人注目。

  据了解,今年7月,新希望集团旗下核心资产新希望六和发布公告表示,于近日收到拉萨经济开发区新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望投资)出具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新望投资计划自本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本公司股票。而新望投资正是刘永好的一致行动人。

  11月19日晚间,深圳燃气也发布公告宣布,公司第一大股东新希望集团拟在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减持深圳燃气不超过2145万股,即不超过深圳燃气总股本的0.75%。

  在频繁卖资产的同时,刘永好近日在参加2019新浪金麒麟论坛时却表示出对生猪养殖业务的看好。刘永好介绍,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养超过2500万头猪。

  一系列对资产的“收收放放”布局背后,刘永好在下一盘怎样的棋?高剑锋对中国商报记者解释,深圳燃气属于公用业务,较为稳健,受行业周期影响较小,适合在经济环境下行时布局。而银行资产和宏观经济的关联度较大,在经济环境较好时回报较大。刘永好如此操作可见其对经济环境的判断,战略布局上更倾向于主动投资。

  加大生猪养殖则是基于刘永好对猪肉价格未来走势的判断。据介绍,刘永好曾表示,今年春节猪肉价格还要涨,之后会逐步下跌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喊话加大生猪养殖业务和实际进行加码操作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高剑锋对中国商报记者所言:“刘永好究竟是真加码生猪养殖业务还是仅仅通过喊话促进其自身饲料业务发展尚不得而知。”

  据悉,今年以来,以养殖和饲料业务为主的新希望六和业绩确实不错,这也使得外界对刘永好减持新希望六和的举动颇为不解。对此,沈萌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刘永好虽减持新希望六和,但并不影响其实际控制权,相反,减持可以缓解整个新希望集团的资金压力。

  刘永好的投资圈

  确实,对于不断“出手”的刘永好而言,资金是至关重要的。而目前最需要资金的业务就是刘永好旗下的地产业务公司——四川新希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希望地产)。数据显示,2016-2018年,新希望地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5.37亿元、-79.69亿元、-23.94亿元,而今年上半年新希望地产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62.88亿元,同比下降316.63%,新希望地产已经连续多年现金流为负。

  实际上,新希望地产自1996年成立以来一直不温不火。2016年以来,新希望地产赶上一波行业红利,实现了规模扩张,但也带来了负债的高企。而今年以来,新希望地产再次陷入业绩下滑通道。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希望地产实现营收33.8亿元,同比下滑4.8%;实现净利润2.38亿元,同比下滑57%。

  令刘永好失望的不仅是地产业务,刘永好此前布局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更是频频暴雷。11月10日,美利车金融上市前夕突然传出被警方调查的消息,上市之路自此蒙上一层阴影,而新希望集团正是美利车金融的间接控股股东。

  实际上,在此之前,刘永好布局的金融业务就已风波不断。据介绍,去年11月,新希望集团旗下农村互联网金融平台希望金融的主体——新希望慧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曾被列入经验异常,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表示其存在隐瞒真实信息、弄虚作假的情况。此外,中国裁判文书网于今年10月23日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希望金融卷入了一起2000万元的涉嫌合同诈骗案。

  不过,高剑锋表示,刘永好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尝试虽然失败,但不能否定刘永好在对互联网金融等当时较火的业务所做的尝试和探索。

  确实,自1982年成立新希望集团以来,刘永好的战略布局不断扩张,目前刘永好已经涉足饲料养殖、食品饮料、化工、地产、金融等领域,有成有败,有得有失。正如深圳中为慧数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张岩对中国商报记者所言,整体来看,刘永好的布局虽然不是产业链的延伸,但构成了一定的生态圈,金融服务于地产、农牧与化工,化工支撑农牧发展,地产为金融、农牧与化工提供建筑用途开发用地,几大业务相互支撑。

频道编辑:刘秋晨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