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扎堆出版”疫情类图书 问题多

  “出版商们争抢新冠病毒书籍”,据《纽约时报》18日报道,美国近期“扎堆”出版或即将出版的相关作品包括:《华尔街日报》记者霍夫曼撰写的《走向黑暗》、考特撰写的《我如何度过“钻石公主”号邮轮新冠危机》、《纽约时报》研究员戈德堡编纂的记录纽约医学院提前毕业并投入抗疫的学生事迹报道集、美国诗歌学会前执行理事奎因主编的疫情诗歌总集、记录封城期间纽约街头状况的摄影集等。

  从类别上看,新冠病毒相关书籍五花八门:有新闻工作者的实录,有畅销小说家夹叙夹议的“纪实文学”,有专门描写疫情中心灵或疫区空镜头的诗歌、摄影作品,还有趁热度重新上架的防疫史通俗读物。其实美国商业图书“扎堆出版”的传统由来已久。曾有人总结,20世纪美国出版界三次“扎堆出版”都与当时突发性热点事件有关:1938年至1939年的火星人出版潮,与1938年10月30日广播剧《世界之战》播出时被听众误以为火星人入侵相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星战热、登月热,则是受到大片《星球大战》和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带动;1991年至1992年的海湾战争,曾导致“纽约街头随便一家书报亭同时出售十几个版本的相关单行本”;上世纪末的诺查丹玛斯预言,更导致“1999年世界末日传说”的出版疯狂。

  从组稿到发行,美国抢热点出版的图书周期很短,有时甚至要“赌前瞻”。一位出版代理人曾在《纽约时报》上戏言,“可能引发大热的名人还没死,盖棺论定类的书都已完稿好几个版本了”。为了抢热点,“撒网式预约”是出版商和发行方一种常见方式。上文所述的那本疫情诗歌总集,就是奎因两个月前开始给125位熟识诗人发邮件让他们“酝酿起来”,并在短短40天内收集到的85首作品集合。在突发性热点事件之外,文体明星、体育赛事、总统大选都成为出版界平日“重点关注”的对象。2018年平昌冬奥会前后,日本图书市场涌现出许多有关花滑以及羽生结弦相关的图书,如2018年1月出版的《没有比花样滑冰更能哭泣的运动》,日媒称该书曾在5天内加印3次。2019年9月至11月,橄榄球世界杯首次在亚洲举行,作为东道主的日本队杀入八强取得史上最好成绩,这使得本来在日本有些冷门的橄榄球获得高度关注,《橄榄球的世界史:关于椭圆球的两百年》《正确观看橄榄球比赛指南》等书籍相继出版,讲述高中橄榄球比赛的漫画《ALL OUT!!》第16卷甚至获得高达100万本的销量。

  去年5月日韩关系紧张时期,日本图书市场出现了一大批有关韩国、日韩关系的图书,如《就是现在,向韩国道歉,然后说“再见”》《日韩的断层》《一个叫文在寅的灾害》《“反日亲朝”的韩国已成为制裁对象》等。尽管很多书的主题和内容十分雷同,但依然获得不错的销量。当然,“押注式扎堆出书”的弊端和风险也显而易见。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许多出版商分别押宝希拉里和特朗普,并迫不及待抢在选举日出书,结果押宝希拉里的当然亏了本。“事实上即便押宝特朗普成功的许多出版商,他们推出的东西也并没有怎么赚钱”,全球最大英文书籍出版商之一、哈珀柯林斯出版社的伯纳姆如此表示。

  如今电子书和自出版的流行虽然降低了出书门槛、提高了出书速度,但也让书籍质量更难保证,还有作者抓住出版商心理抬高要价或粗制滥造。彭博图书榜曾批评“阿拉伯之春”期间许多图书“匆匆拼凑,经不起时间和推敲”。此次疫情书籍也出现类似情形,如传染病专业记者麦肯齐今年3月高价叫卖“防疫书”版权时一个字都还没写,3月中旬莱姆买下版权后麦肯齐拿到稿费才开始动笔,仅用6周就宣布完稿,6月1日电子版宣告发行,7月21日纸质版也将上架。当前疫情仍未消散,美国疫情类书籍的档期已一路排到2021年。

频道编辑:陈建伟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