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别拿公版书蹭热度

  近年来,公版书出版似乎一直热度不减。根据著作权法规定,作者去世50年后,其作品进入公版领域,也就成为公版书。近日,一篇名为《畅销书公司大规模做公版,是行业衰退的信号吗?》的文章再次引发业内对公版书问题的关注。该文作者以一些畅销书出版中的公版书为例,认为一些出版畅销书的出版机构整天在公版书上做文章,是“出版力衰退的体现”。作者的言辞虽然有些激烈,但看得出,对于很多热爱阅读的人来说,一到书店就碰上一本经典书的一大帮“公版兄弟”,除了尴尬之外可能还有些失落。因此,对公版书的过度开采,确实需要引起重视,并采取相应的措施解决。

  笔者最近逛书店时,发现受疫情影响,新上市的新书品种并不太多,在这有限的品种内,形形色色的公版书有增无减。以凯鲁亚克的《在路上》为例,笔者发现,它竟然有多达十几个版本。而据媒体报道,《在路上》在国内得到授权的只有两个版本:漓江出版社文楚安译本、上海译文出版社王永年译本。由于文楚安版早已绝版,不断再版的王永年版就成为10多年来市面上唯一能买到的《在路上》。据开卷数据,这本书每个月都能卖出5000—10000本。

  凯鲁亚克于1969年逝世,这样算来,他的作品在2020年1月1日正式进入公版领域。《在路上》进入公版领域短短2个月内,市场上就迅速出现了十几个版本。有的版本以低价取胜,如9.9元包邮,以此强势促销,自然也赢得了一些市场。

  笔者另外注意到,在某些电商平台,还热卖一些劣质的“公版书”。如《道德经》,市面上就有2000个版本。在北京市新华书店的网上购书查询系统中,《格林童话》有1411种。有人发现,某省内的8家出版社近10年来共出版了186种《格林童话》。此外,像《安徒生童话》,至今版本也有几百种。

  一般读者在购买名著时困惑会很大。即使是一些有素养的读者,本来想给孩子买一些世界名著,结果由于没有仔细甄别,买回来的可能是一些东拼西凑的低质读物。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民营图书机构就是靠着深挖公版书发展起来的。由于“捡到篮子里都是菜”“萝卜快了不洗泥”,公版书也是编校质量问题的重灾区。

  笔者认为,做名著公版书,也要考虑出版机构本身开掘这个选题的独一性和必要性。当这个版本具有独到的风格、超过之前所有的版本价值时,当然是有必要的,反之就是仓促上阵的跟风之作。公版书虽然是选题的蓝海,但也不是开采不尽的选题富矿。如果出版人一窝蜂地涌向公版书,无疑会造成出版原创力的削弱,甚至会危及行业的生存。因此,这个热度还是不要蹭为好。

频道编辑:陈建伟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