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里的逍遥游(解码文学空间)

  郭红松绘

  在网络小说中,都市、职场、官场、青春、校园、支教等类型是面向现实世界的,玄幻、仙侠、架空、穿越、科幻、灵异、二次元等类型则是通过想象设定一个虚拟空间。尽管两种不同形态的小说在情感结构与叙事伦理上类似,都以满足当代读者的情感诉求与情感想象为目的,但后者对故事空间的开拓无疑更具代表性。

  与传统武侠小说、神魔小说相比,网络仙侠小说、玄幻小说的世界版图要大得多。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其背景设定在元、明、清等朝代,人物活动的空间是塞外、中原、江南等地,是历史的版图;明清的神魔小说创造了一个仙、佛、神、妖、人、鬼共存的世界体系。而仙侠、玄幻等类型的网络小说,其人物的活动空间是在中国神魔小说、西方玄幻小说、现代科幻小说之上的再创造。如唐七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仙侠小说,演绎《山海经》神话,其故事空间由天宫、东海、青丘、昆仑虚等组成,讲述龙族、凤族、九尾白狐族及远古众神的故事;猫腻的《间客》,其空间设定为三林星域、左天星域、百慕大星域,几个不同的星域间通过机甲、飞船交通,类似科幻小说;我吃西红柿的《盘龙》融合西方魔幻小说元素,制造出一个魔武双修的鸿蒙宇宙,由玉兰大陆位面、戈巴达位面、地狱等组成,有不同的帝国和不同的家族,有地、风、水、火、雷电、黑暗、光明等各类法术规则。

  空间有多大,人物的舞台就有多大。网络小说中,空间和时间的跨越赋予人物及行为更多的可能。当人物可以拥有前生后世,一个人要得到一份真挚的爱情,需要三生三世的缘分与修炼,故事的情节也就变得更加荡气回肠。武侠小说中的江湖恩怨与爱恨情仇,到玄幻小说中发展为现代理念的个人成长与责任担当。武侠小说虚构出一个与朝堂相对的江湖空间,而玄幻小说中,人修炼成神,最终统治世界。一个穿行在不同星域、不同空间的主角,其人生经历更加曲折丰富,在这个捶打锻炼的过程中,人物展现出抗挫的毅力与生命的智慧,故事的格调也因此积极而励志。

  网络穿越、重生、架空小说打破了时空限制,以巨大的想象力在文本中实现了社会与历史的结合。带着不同时空的记忆与技能,主角可以在新空间下开启非凡人生。《百年家书》中,现代女孩穿越到百年前,以战地记者身份亲历九一八事变、卢沟桥事变等历史事件,作者希望借作品致敬那些在黑暗年代挣扎着追求光明的人;《大国重工》让国家重大装备办处长冯啸辰穿越回1980年,以轻松的方式讲述现实重大题材;《回到过去变成猫》让一个现代青年穿越变成猫,由人猫结合的双重视角去观察世间芸芸众生的生存相。

  生命只有一次,但网络小说通过穿越重生的方式,让一个人拥有不同时空,拥有弥补遗憾的机会。他们可以和古代名人交往,可以放开手脚去追逐自己的梦想。这些不可能发生的故事与真实的现实有差距,但读起来逻辑自洽,让读者获得阅读的惊奇感与愉悦感,从而丰富心灵体验,甚至从中汲取精神力量。

  在《巫颂》《择天记》《斗罗大陆》《全球高武》《大王饶命》《九星毒奶》等网络小说再造的世界空间中,穿越时空、穿越星际、穿越次元的设计屡见不鲜,小说人物上天入地,穿梭于前朝后世、往生今生之间,各种神奇的功法体系,各种神、鬼、怪、仙、魔、道、武、巫、现代科技等元素融为一体,令人脑洞大开,叹为观止。这是对古往今来人类想象世界传统的传承与发展,是中国网络小说对民间想象力与创造力的解放,折射出人类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和创造世界的冲动。天下霸唱的《鬼吹灯》,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青子的《茅山捉鬼人》等小说受读者追捧,与作者所建构的独特世界有很大关系,读者为书中留下的谜着迷;书闲庭的《太平》等女尊文构想男性生孩子,在想象的社会空间中反映出现代女性的潜在诉求;《全职高手》等游戏、无限流小说的主人公穿行于现实世界与游戏世界之间,反复重启,带给读者多重人生体验。

  在想象的时空里,中国网络小说把一些现实中不可能共存的因素融合在一起,极具戏剧性、传奇性、趣味性,这是中国网络小说的“逍遥游”,展现出人类对自由创造的无限向往,是对人类文学想象边界的拓展。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网络文学评价体系建构研究》成果,作者为安徽大学教授)

频道编辑:董雪婷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