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行业两连震:19家药企遭处罚,誉衡制药被列为严重失信

  近期,医药圈接连“地震”。

  先是4月12日,财政部发布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称,对财政部有关监管局检查的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其中涉及恒瑞医药、步长制药、豪森药业、礼来、赛诺菲等多家知名药企。公告显示,被处罚的19家医药企业存在使用虚假发票、票据套取资金体外使用,虚构业务事项或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账簿设置不规范等违规行为。

同一天,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发布的《关于我省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价结果的通报(2021年第一期)》显示,根据当地法院判决所披露的相关事实,上市公司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简称“誉衡制药”)的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存在商业贿赂行为,将该企业在浙江省医药集中采购市场的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并暂停该企业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挂网交易。这也是全国首例信用评价达到“严重”等级的治理案例。两个公告皆针对的是医药行业的违法违规事件,围绕的核心都是进一步降低药价。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认为,上述两件事情应该联系在一起来看,未来如果药企因为存在不实申报或腐败行为被停掉招标资格,对整个医药行业将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则认为,影响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药企虚开发票等问题有其深层次原因,而且目前来看,招采失信制度还给企业留有余地。

  19家药企为何仅被罚三五万?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19家企业被处罚金额集中在两个数字:3万元和5万元。

  形成对比的是,各家企业涉及违规金额远远大于这个数字,如恒瑞医药涉及违规金额近420万元,被罚5万元;江苏豪森药业仅2018年列支咨询评审费、广告宣传费,后附部分发票经查询国家税务总局全国增值税发票查验平台,结果为“查无此票”或“不一致”, 涉及金额就达到1.29亿元,被罚5万元。

  处罚为什么会这么低?

  根据财政部的公告,此次处罚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简称《会计法》)。《会计法》颁布于1999年,2017年曾做过修订,2019年10月22日,财政部还曾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

  一位会计专业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会计法》规定财政部门有会计检查的权力,按照当前的《会计法》,对企业违法行为的顶格处罚金额只有5万元,并非按违规涉及金额比例来处罚,“《会计法》包括所有的会计主体,比较普适,并不只是针对上市公司或大型企业。”

  值得关注的是,与现行会计法相比,2020年的《会计法》征求意见稿,加大了违法处罚力度,在行政责任的处罚中,增加了“没收违法所得”的处罚规定,即“先没后罚”,同时提高了经济处罚的数额。

  赵衡认为,受制于当前的法律法规,处罚金额有限,目前看对医药企业或行业影响有限。如果未来处罚力度加大,对行业将产生更大影响。

  对于未来类似针对药企的会计检查是否会常态化,赵衡认为,目前还不好说,“要看是不是进行第二轮。”

  药企虚开发票因为两票制?

  财政部对19家药企的处罚可以追溯到2019年,当时针对药价虚高问题,财政部会同国家医保局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了会计信息质量检查,检查聚焦医药产品成本费用结构,摸清药价虚高成因。

  财政部公告显示,除了对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其他医药企业由负责检查的财政厅(局)就地实施行政处理处罚。检查发现的其他违法违规问题,移交主管机关处理。

  从财政部公布的处罚具体情况来看,19家企业受到处罚的原因各有不同,虚开发票是其中之一,如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2018年支付个人代理商销售推广费用,凭证后附部分发票由与该公司无实质业务往来的第三方公司开具,涉及金额1.4亿元。

  史立臣认为,被处罚的药企存在虚开发票的情况,背后与2017年后的两票制有关系,有其存在的原因,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消除。

  所谓“两票制”是相较于过去药品的销售,通过多个“经销商”层层加价,层层开发票,2017年两票制实施以后,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省去了其他中间开票环节。

  按照最初的设计,两票制是挤掉中间的加价,让药品价格降下来,两票制是否真的实现降价目标且不论,但两票制背后大批药企和代理商受到影响。

  史立臣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中国5000家制药企业,真正有自营队伍的不超过10%,也就是500家”,许多没有自营队伍的依赖代理商,来完成渠道开发、回款、发货等工作,2017年两票制之前,各家代理商自己分担成本,获得佣金,两票制后,代理商无法自己获得佣金,只能从制药企业方获得,制药企业就可能通过虚开发票,把佣金部分拿出来给代理商。

  “对于不少药企来说,很多工作没有代理商完不成。”史立臣认为,虚开发票等情况背后有政策层面的问题,还可能长期存在,短期内无法完全解决,相信有关部门对此应该也有所了解,此次公布处罚的最终目标还是落在与企业谈判降价上。

  未来药企会计检查结果会影响招标?

  行政处罚金额对于药企而言是毛毛雨,但联系浙江省公布的全国首例信用评价达到“严重”等级的治理案例,则牵动着医药行业的神经。

  根据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的通报,誉衡制药的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存在给予回扣的商业贿赂行为,数额较大,按照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制度,将该企业在浙江省医药集中采购市场的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并暂停该企业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挂网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浙江省医药集中采购市场的价格和招采失信案例,不只涉及到一家企业。公告还提到,浙江省对其他存在回扣问题的医药企业也按程序开展了信用评价,部分医药企业已经采取了主动降价等措施修复信用。

  早在2020年8月,国家医保局启动医药价格和信用评价制度建设,以解决医药领域给予回扣、垄断控销等行为造成药品和医用耗材价格虚高、医疗费用过快增长、医保基金大量流失,加重人民就医负担的问题。

  对于誉衡制药严重失信治理案例,澎湃新闻记者拿到的一份国家医保局提供的资料称,这标志着信用评价制度进入了发挥实质性效果的新阶段。

  史立臣认为,信用制度层面某种程度上给药企也留有余地,如通过降价修复信用,这可以看作是国家医保局与药企进行进一步谈判降价的一个条件。

  赵衡认为,未来如果药企因为存在不实申报或腐败行为被停掉招标资格,对整个医药行业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围绕药价虚高问题,相关部门还会继续有所动作。

  国家医保局方面表示,下一步,国家医保局将组织各省医疗保障部门和医药集中采购机构,加快推进信用评价制度在全国范围落地实施。同时,针对近期曝光的医药企业销售费用畸高、费用列支不实等有悖诚信经营、公平定价的问题,不断研究完善信用评价制度,强化震慑作用,促进医药企业按照公平、合理和诚实信用、质价相符的原则制定价格,坚决维护人民群众利益。

  与国家医保局态度形成一致的还有财政部。据央视财经4月13日《第一时间》报道,财政部监督评价局方面表示,下一步,对内要加强财会监督的力量,对外要联合包括中国证监会、银保监会、医保局等国家职能部门,联合加强财会监督,零容忍,严监管。

频道编辑: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