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预决算公开

黑龙江网 >> 特稿

防疫卡口执勤犯心脏病 送别王志波的全村人都哭了

2022-01-19 14:57 | 来源:黑龙江网

  黑龙江省绥化市望奎县火箭镇的村民张树琴,半年前老伴不幸离世,为了让奶奶散散心,孙子王佳鑫决定接她去南昌。没想到,老伴刚走百余天,她又接到儿子王志波突发心脏病病逝的噩耗。眼看着新春佳节就要到了,一想到接连失去两个亲人,张奶奶整日以泪洗面。

张树琴怎么也不愿相信眼前的不幸

  2021年11月7日,黑龙江省突然降温,降下入冬的第一场大雪。也就是在这天晚上7点半,在厢白三村村口防疫卡口岗位值守的村干部王志波,由于天寒地冷和长时间连续工作,突感心口难受,坚持到晚8点多换班人员到岗后,两个村民把他送到家中休息。但休了半天也没见缓解,家人又赶紧将其送到二十多公里外的望奎县中医院。经医生检查,王志波应该是在途中就已经没有了心跳,医院诊断为“心源性猝死”,终年52岁。

王志波曾经值守的防疫卡口

  有着27年党龄的王志波,不仅是厢白三村村委会委员,还是村监督委员会负责人、村新农合作社董事会理事长。他生前一直兢兢业业为村民办事,修村路、改危房、扶贫助困样样带头。在帮助村民看病时,他经常自己垫钱、搭钱,县医院的医生称他为“二主任”。百姓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来找他,有求必应的王志波是大家的主心骨。

朱宝祥提起王志波就难过

  王志波家的邻居朱宝祥是贫困户,得到王志波的帮助也最多。朱宝祥说:“我们有病有困难时,志波就主动帮忙找车、找大夫, 村里的人有大事小情都找他。穷的也好、富的也好,他都尽力而为。有时需要看看帐到村里办点事啥的,虽然不归他管,但他书念得多,也都一样样给你解答。”朱宝祥媳妇说:“那年半夜我犯急病,是王志波找车给我送到了医院,要不我早没了。他这么年轻就走了,真是太可惜了。”说着,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刘大庆夸王志波是个办实事的人

  村医刘大庆说:“王志波是个办实事的人,老百姓贫困他帮,医疗报销他帮,过年了自己给贫困户买大米。得病那天他心脏难受以为凉着了,到家缓了一个小时也不见好,往街里医院送走半道上就死了。”刘大庆的妈妈接着说:“王志波真是好人啊,真是白瞎了,听说他没了我眼泪就停不住掉。”

刘大庆妈妈说起王志波就掉眼泪

  王志波不仅能帮助别人,自己也很勤劳,除了种地外,他在家还养了一百多只大鹅和鸭子。对于辛辛苦苦养的大鹅,他一点也不吝惜,他的大鹅卖的不多,基本都是送给乡亲们,镇里、村里人还经常来家里吃,一顿就是三只两只。如今人没了,大鹅也没了,院子里就剩下十几只黑鸭子。

王志波家仅剩的黑鸭子再也看不到主人了

  王志波心地善良,心里面总是想着别人。2020年春节,望奎县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所有火箭镇干部领导都被要求在办公室吃住,很多人回不了家,天天吃方便面。王志波和家里人包了很多饺子送到镇里,还有炖好的大鹅,经常给疫情卡口的人送饭。

  王志波关心别人的事还有很多。家对面的邻居是一对老人都八十多岁了,温大爷还有老年痴呆。有一天早晨,他看对面的温大爷家怎么一直没有出来人,而且烟囱也没有冒烟,他感觉不对就过去看。结果两个老人都生病了,他找车将他们送到医院,总算是挽救了两个人的生命。

王大爷说王志波要是在家热炕头呆着就走不了

  村民王大爷痛心地说:“他的工作没少干,事儿没少办。 这次在路口执勤就出这么大事,那天太冷了,他要是在家里的热炕头呆着就走不了。”

母女俩整日以泪洗面

  王志波一走,最难过的还是家里人。

  73岁的张树琴,三个多月里走了两个最亲的人,经历了双重打击。孙子在外地工作,她今后的日子只能与满身是病的儿媳相依为命。她说:“我儿子最孝心了,满望奎县可以打听打听,他就知道给大家办事,整天不着家。现在,老伴和儿子都没了,我们这年可咋过啊?”老人一边说一边流泪。

  张树琴老人说:“原来我们家人来人往,儿子走后一下冷清了,村民都不敢来看我,怕我难过。”

王志波的媳妇越来越消瘦

  王志波的媳妇眼泪都哭干了,两个多月吃不下东西。她说:“我俩从来没打过架,可屯子人都知道,谁家有事他都必须去办,给村里人办的事比给家里干得还多,可现在他没了,家里也没人来了。”

王佳鑫相信爸爸会有一个好归宿

  王志波唯一的儿子王佳鑫在南昌读大学后工作,如今已结婚成家照顾不了父母。爷爷去世后,他把奶奶接到了南昌。没想到,奶奶情绪刚刚稍有好转,就听闻父亲突然走了的噩耗。

  “去年11月7日半夜,家里来电话说我父亲没了。我不敢告诉奶奶,8日领着老人坐飞机往家赶。当时,东北地区下大雪,几经周折才回到家里。”王佳鑫说,“由于农村有说道,人在村外走的就不能再回来,是乡亲们在村口设的灵堂,看到我回来,满村的人哭成一片。那天,黑龙江遇到了从来没见过的冻雨,所有树枝、树干都被白色冰块包裹,树木杂草都低下头,好似在为我父亲送别。”

  “当天,镇领导也来到了露天灵堂,表示有什么要求就向政府说。好心的村民提醒我说,等镇里有个说法再下葬吧。我看着哭成泪人的奶奶和快昏倒的妈妈,坚决地说‘葬’,我相信爸爸会有一个好归宿、好结果。”王佳鑫说。

  在整理父亲遗物时,王佳鑫只看到了他的一些会议和工作记录,村委会里也没有他的私人物品。在银行里不但没有王志波的存款,还发现了几笔他签名的将近30万元的借条。家里人和村里人都说王志波没有不良嗜好,经常是代别人借钱。

  王佳鑫坚决地说:“不管爸爸是替谁借的钱,有多少债务我都还。”

  火箭镇的纪副书记表示,“王志波是一个好村干部,对于他在疫情期间的不幸去世,我们镇里和村里专门开过会研究后续的解决办法,只是走工伤待遇还需要一些依据。”

记者:王铁男

责任编辑:董雪婷

审核: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