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预决算公开

黑龙江网 >> 娱乐

悬疑剧还能否自圆其说?

2022-08-05 09:51 | 来源:大众日报

  2015年,电影《唐人街探案1》叫好又叫座,收获了一批“唐探迷”,继而有了《唐探2》《唐探3》各几十亿元票房的成功;2019年的票房“黑马”《误杀》、2021年的《扬名立万》远超预期的8亿元票房……悬疑风乍起,带动了网播剧题材内容的更新。

  但近来悬疑剧翻车成了普遍现象:日前,由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回廊亭杀人事件》改编的悬疑剧《回廊亭》播出。作为继《嫌疑人X的献身》后中国对东野圭吾作品的第二次影视化改编,引发了书迷的高度期待。然而,从综合网播量与豆瓣评分来看,如此多的制作亮点并未赢得观众的心,吐嘈声此起彼伏。此后,由悬疑小说《偷窥一百二十天》改编的悬疑刑侦剧《通天塔》,开播后亦反响平平。

  尽管中国影视剧市场的“悬疑风”已经刮了很多年,但不得不承认,优质爆款仍是凤毛麟角。对于大多数注水之作、跟风之作,人们“矫揉造作”“言之无物”的吐槽不绝于耳,也有观众感叹——悬疑剧的创作,还能否自圆其说?

  选题内容出现“日常化”趋势

  自2015年现象级网剧《盗墓笔记》后,各色“悬疑+”题材的剧作层出不穷。2016年的《法医秦明》创下了13亿的网播量,2020年的《隐秘的角落》引发全民观剧,“恐怖童谣”《小白船》令人毛骨悚然。2022年的《开端》更是创下23.4亿网播量的纪录,观众狂嗑白敬亭与赵今麦“反炸cp”的同时,也在一集集推理中逐渐成为“解谜高手”。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60部悬疑题材网剧上线。2021年,在优酷、爱奇艺、腾讯3家大厂上线的悬疑剧有20部。今年上半年,从各平台公布的数据来看,悬疑剧占剧集市场的12.16%。

  “悬疑风”劲吹,考验着编剧与导演构建悬念的能力。“悬念并非吊人胃口的拍摄手法与花哨夸张的特效设计,而是对罪犯、侦探、受害者关系的巧妙设置与剧情演绎。”娱评人钟楠认为,悬疑剧常与法律案件或悬案故事结合,预测凶手成为观众追剧的核心动力,而爆火的悬疑剧无一例外都有一位意料之外的始作俑者。例如《隐秘的角落》中的张东升,《开端》中在众多乘客中最不起眼的“锅姨”陶映红。“越是欲盖弥彰越是吸睛。如此设置,才能让观众在猜不到还想猜的悬念中与剧情持续互动。”钟楠说。

  国产悬疑剧的选题内容,也开始出现“日常化”“生活化”趋势,注重现实思考与人性剖析的“社会派”悬疑剧走向台前。参与过几部悬疑剧创作的编剧向君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国产悬疑剧的剧情设置仍偏向于现实案件、历史案件的改编,出现了《一双绣花鞋》《重案六组》《少年包青天》《大宋提刑官》等多部优秀悬疑剧作,但由于重大案情的戏剧化剖析与观众的日常生活关联性不强,此等佳作仅受到悬疑剧迷的追捧,并未引发“出圈”热议。近几年引发“全民追剧”的口碑悬疑剧,往往将故事背景设置于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中:案发现场近在身边,或是菜市场,或是学校操场;剧中人物的社会背景稀松平常,或是职场同事,或是隔壁友邻,或是并不起眼的班级同学。如此“悬疑”,让观众代入感更强,观剧效果更佳。“由此可见,不论何种题材的创作,把握好内容的贴近性,就能拿捏市场。”向君认为。

  创作风口之上,有心的编剧也将极具关注度的社会议题与悬疑题材结合,直面现实问题。《摩天大楼》揭示职场歧视、家庭暴力等当代女性困境;《隐秘的角落》反映边缘儿童的生活现实与社会福利体制的缺陷漏洞;《无证之罪》则拍出了社会底层小人物的众生相。现实感带来的“自我关联”更能引发观众的全情投入,对社会议题的焦虑也在观影、观剧过程中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消解。

  扎堆拍摄带来的“悬疑+”

  从近三年的收视率和豆瓣评分榜单来看,悬疑剧题材一度成了口碑保障。据灯塔数据,2022年,在5部豆瓣评分超过8分的各类题材剧集中就有悬疑剧《风起陇西》。

  悬疑剧之所以能保持高度的用户黏性,关键在于层层揭秘的剧情设置满足了观众“破案”的参与感与解谜的成就感。无论观众是不是资深“悬疑迷”,悬疑剧都能用悬念与暗示性信息来调动观众的好奇心。与推理小说通过人物独白增添案件细节不同的是,影视剧会通过拍摄技巧模糊关键性信息,或者预留伏笔引发猜测。例如,《隐秘的角落》中朱朝阳和严良在给张东升照相机内存卡时,望风的普普假装站在书架旁看书,书架上放着《三只小鸡》的故事书,暗示了“狐狸”张东升终会对三个孩子不利。

  悬疑剧带给观众的是如同侦探破案一般在观察细节、搜寻线索中一步步逼近事实,最终获得真相的成就感。“这其实也投射出,近年来文化消费对用户体验感的强调与附和。比起苦情戏的共情痛哭,探秘感、惊恐感的心理活动似乎更容易被创作者把握。”钟楠说,与其他题材相比较,悬疑剧作的服化道、灯光、音乐营造的氛围感显得尤为重要。

  一类题材的扎堆拍摄会带来“重量不重质”的问题。据相关数据统计,2021年全网共上线悬疑网络剧39部,较2020年的上线数大幅度减少。从上线作品的平均正片有效播放来看,2021年仅有一部古装悬疑剧《风起洛阳》播放量破10亿,这与2020年2部作品破20亿、6部作品破10亿的成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此类窘境并没有削减导演、编剧拍摄悬疑片的热情,而是另辟蹊径玩起了“悬疑+”。“悬疑+爱情”“悬疑+家庭伦理”“悬疑+职场”纷纷上线。例如,《江照黎明》《回廊亭》这样的“她悬疑”,用悬疑外衣包裹时下最流行的“女性话题”,引发了女性观众的关注与讨论。

  但并非所有加法都有意义。《回廊亭》因编剧过分“添油加醋”的本土化魔改而翻车。剧中杂糅爱情、复仇、商战、职场等多种元素,还找来颜值主演助力,但却大受网友吐槽:“悬疑”二字体现不深,拍成了恋爱甜剧。

  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到底怎样才能拍出合观众口味的优质悬疑剧?这其中也有规律。从《法医秦明》《白夜追凶》可以看出,观众对悬疑剧最基本的期待就是体验破案的成就感。作为悬疑剧最基本的操作——破案、追凶是编剧发挥想象力的关键。再看《隐秘的角落》,有深度、有层次且出其不意的人物设置是令观众欲罢不能的重要原因:本该是读书年纪的初中生朱朝阳却是借刀杀人的凶手;长相忠厚老实的数学教师却亲手将岳父岳母推下悬崖……“但这种脊背发凉的观感,是一过性的,甚至是无法重复的。即便二刷,也无法重新获得。这对新作品的原创能力是极大的挑战。”向君认为。

  “特别是近两年,此类作品海量呈现的背景下,内容垂直类受众甚至能够对悬念埋线、剧情走向等产生合理的预判。精品力作把观众对于悬念、揭秘的期待值提升到了一定的高度。这就导致一些低水平的制作,想在悬疑播放热潮中蹭热度博流量愈加困难。”钟楠说。

  烧脑也好,意外也罢,真正能留住观众心的还得是通过悬疑剧传递出的人文关怀。悬疑剧的特殊性在于既需要直白揭露现实问题,又需要通过人性化、艺术化的手段传递社会温暖。“口碑炸裂的作品,大都并非因为结局多么出乎意料,而是从现实主义出发,通过对社会事件的深度挖掘,引发观众对人性、人生更深层次的思考。”向君拿《误杀》举例,“以情动人的基准是不能动摇的。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制造紧张感,才会让一切可以制造的悬念合理,叙事更加顺畅并引人入胜,整个作品才会变得更加有高度、有意义。”

  强调人文主义的表达也体现在对小人物的内心刻画上。这或许是未来该类题材创作的突破口。在推理小说中,更能引发受众共鸣的往往是各色普通人的行为动机。例如,《开端》中的王兴德、陶映红夫妇。一位是公交车司机,一位是中学化学老师,看似普通的夫妻却深藏着女儿遇害,惨遭网暴的痛苦过往。随着公交车爆炸案的真相浮出水面,对“性骚扰”“网络暴力”等社会问题的拷问引发讨论。可见,对最普通的人物群像的现实刻画才能激发网友的集体共情。毕竟,观众好奇心被满足的同时,可以获得对社会问题的反思,感受到人性的温暖,才是一部悬疑佳剧应有的态度。

作者:田可新

责任编辑:董雪婷

审核: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