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1-53001222
点击举报
北约又遇“存在感危机”

  面对北约的“存在感危机”,尽管美国经常拿军事实力强大的俄罗斯和经济实力持续上升的中国说事,但并不能改变北约慢慢质变的趋势。

  拟于12月初举行的北约成立70周年特别峰会前夕,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论”在欧美政坛掀起不小波澜,包括候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北约秘书长、美国国务卿、德国总理、土耳其总统等在内的一大批高官政要,纷纷发声力挺北约。

  据英国媒体近日发表的专访文章,马克龙以北约成员国美国和土耳其为例,说北约成员国缺乏协调,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他说,那些身为北约成员的欧洲国家应依据盟友美国的行为,“重新审视现实”。

  马克龙此番表态与数月前北约成立70周年“生日会”上的“互呛”和争吵形成呼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北约内部正显露出越来越多的矛盾,其内部关系和运行机制的变动,正影响着北约在热点地区和国际事务中作用的发挥。面对矛盾和争论,北约将如何调整自身定位?

  北约的弱化

  北约作为冷战的产物,在与苏联的长期对抗以及冷战后的一段时间内,曾表现出了较为高效的合作和运转机制,也是美国推行其全球霸权的一大工具。但随着国际政治格局的演变和国际力量体系的变动,尤其是伴随着美国战略的变化,北约这个当今世界最大的军事同盟组织,正遭遇被弱化的历史命运。

  一是对外军事干预效果每况愈下。例如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北约的干预政策和战场表现不断走下坡路。

  二是成员增加带来的内部分化。北约经过4次扩张已经达到29个成员国的空前规模,并且仍在进一步扩张中。然而,各成员国的安全诉求和国家战略呈现多元化,盟友间越来越难以做到齐心协力、步调一致,内部分化严重。

  三是欧洲一体化和“美国优先”对北约的侵蚀。面对欧盟力量的不断强化,美国采取支持英国“脱欧”等方式持续分化欧洲。此外,美国以俄罗斯威胁为由不断推进北约东扩,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引发俄罗斯强力反制,对此,一些欧洲国家采取不合作等消极姿态。

  美国是北约的核心,但特朗普政府的国际“退群”行为正把“美国优先”战略发挥到极致。尽管美国一直强调北约的存在对于欧洲和国际安全的必要性,但自身却不愿承担更多责任和义务。

  “美国优先”战略导致美国和欧洲盟友在一些涉及彼此利益的地区热点问题上缺乏富有成效的战略沟通。

  四是国际和平力量的有效制约。当前,发展中国家的实力正不断增强,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世界和平力量,在对北约一些非正义军事行动的制衡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旧北约模式”难以为继

  从中世纪开始,欧洲大陆曾爆发多次战争,甚至两次引爆世界大战。欧洲安全问题一直是欧洲国家长期关注的根本问题。

  冷战结束后,美国不仅没有解散北约,反而依托北约框架不断推进东扩,使得欧洲长期处于美俄对抗的前沿,也使美国得以控制以德国和法国为首的欧盟的防务体系。

  尽管处在北约安全框架的庇护下,但对于欧洲能够逐步走上自主独立防卫道路的追求却是不少欧洲大国长期以来的一致目标。例如,马克龙曾呼吁打造“欧洲军队”,强化欧洲自卫能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呼吁成立欧洲安全理事会,主管欧洲防务与安全政策。

  德国对北约的表态一贯相对温和谨慎,而作为曾经两度退出北约的法国,马克龙“北约脑死亡论”则凸显了法国相对自由独立的风格,也道出了不少北约盟友的疑虑,即一旦欧洲安全面临巨大挑战,美国能否真正挺身而出保护欧洲。

  特别是近期,特朗普政府在声援英国“脱欧”的同时,又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再次分化欧洲并将欧洲置于美俄中短程弹道导弹对抗的第一线。

  美国对欧洲的分化举措和在北约担当不足的表现,让欧洲国家领导人逐渐意识到,单纯依靠美国为整个欧洲提供安全保障的“旧北约模式”恐将难以为继。

  北约出路何在

  北约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根本上是因其身份的迷失。苏联解体后,北约失去了与之抗衡的战略对手,由此导致了一系列并发症。美欧之间关于内外部事务的矛盾、两者理念和价值观的碰撞,以及欧洲对美国信任的空前动摇等问题,都是北约身份迷失的表征。

  不过,北约框架下的美欧矛盾并非结构性矛盾,美国对北约的绝对管控力还在持续,欧洲对军事短板的弥补也难以一蹴而就。因此,作为一个跨大西洋军事合作的成熟体系,北约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面临解体危机,但会在趋于弱化和松散中实现缓慢转型。

  短期来看,北约体系虽然在“传统价值”上出现弱化甚至消亡,但这一体系对于大多数成员国来说尚有一定的“剩余价值”。对于美国来说,利用这一完整可靠的体系,可以实现对欧洲安全的影响和对欧洲的政治掌控,进而延续其全球霸权。

  对于大多数欧洲国家来说,在军事实力难以自保的前提下,利用北约这一安全体系可以大大降低本国安全成本,以节省资源进行经济建设和社会福利投入。

  此外,面对美国在经济、金融、军事等方面的绝对优势,多数国家并不愿意公开与美国唱反调,在相当程度上愿意接受美国主导。

  长期来看,北约军事同盟体系的崩塌是大势所趋,这是国际力量对比和国际格局变化的结果,主要是美国在全球格局中实力和地位的相对下降和欧洲在北约体系中实力和地位的持续上升。

  面对北约的“存在感危机”,尽管美国经常拿军事实力强大的俄罗斯和经济实力持续上升的中国说事,但并不能改变北约慢慢质变的趋势。

  至于未来北约的发展演变方向,单一军事同盟功能显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只有开启非军事合作和全球合作道路,打开在传统安全领域、经济领域、社会领域的广泛合作,北约才有可能得以存续。(孙迁杰)

频道编辑:张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