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分析!出版业上市公司资产、营收、净利润哪家强?

  商务君按:出版业23家上市公司的2020年年度报告均已披露,商务君第一时间整理相关数据,对出版业上市公司的主要财务指标进行了分析,以飨读者。

  截至4月29日,出版业23家上市公司的2020年年度报告均已披露。2020年以来的资本市场,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按下暂停键:2020年9月,读客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过会;2020年11月,果麦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过会;2021年1月,荣信教育文化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过会;2021年2月,浙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IPO申请获通过。虽然出版业上市公司暂没有迎来新成员,但都走在上市的路上。

  此次对出版业上市公司2020年年度报告的分析解读,将从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利润情况、现金流量、存货、主营业务、一般书业务、旗下出版社业绩、高管收入等多个维度进行,每个维度后续也将有更细致的解读呈现给同仁们。(由于阅文集团业务结构单一,且港股数据统计口径与A股存在差异,本文主要对其余22家出版业上市公司做盘点分析)。

  选取4月28日15:00各公司总市值来看,23家出版业上市公司,总市值过百亿的共有8家,较上一年度多1家。其中,阅文集团还是以852.74亿元总市值遥遥领先,中南传媒、凤凰传媒、中文传媒的总市值均超过150亿元,中国出版、山东出版、掌阅科技、新华文轩的总市值均超过100亿元。可见,受资产规模、所有制和品牌影响力等多重因素影响,出版业上市公司总市值差距较大;同时,与上一年度同期相比较,13家出版业上市公司总市值缩水,市值管理依然任重而道远。

  23家出版业上市公司总市值情况

  总资产周转率差异显著,国有上市公司资本运作能力增强

  从总资产规模来看,22家上市公司中2020年总资产超过百亿的共有10家,与上一年数量一致,也还是上一年度那10家公司。其中,凤凰传媒的资产规模居首,达256.50亿元,与中文传媒(243.70亿元)、中南传媒(231.42亿元)一起,继续保持总资产200亿元的规模。

  从总资产规模变动情况来看,2020年多数出版业上市公司总资产增幅不大,基本在10%以内。较为突出的掌阅科技,总资产继上一年度同比增长20.12%后,再次同比增长19.50%,在年报中的“资产及负债状况”一栏可以看到,2020年,掌阅科技的其他流动资较上一年度增长了369.35%,主要系待抵扣进项税增加和大额存单及定期存款计提的应收利息增加所致;其他权益工具投资较上一年度增长了547.04%,主要系新增股权投资所致。

  天舟文化(-28.37%)、新华传媒(-7.01%)是2020年度唯二两家总资产出现同比下滑的公司。天舟文化在年报中对总资产的下降做出了解释,长期股权投资下降70.19%,主要系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及四九游减资所致;其他非流动资产下降72.11%,主要系湘潭华鑫和广州速启纳入合并范围,预付股权款转出等所致。

  净资产是上市公司可以自由支配的资产,从净资产规模来看,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过百亿的出版业上市公司有6家,中文传媒以151.59亿元居首,其次是凤凰传媒(147.15亿元)和中南传媒(139.95亿元);新华文轩(101.37亿元)是“净资产百亿元俱乐部”的新增成员。

  同比增幅最高的仍是掌阅科技(15.96%),其次为中信出版(11.91%)、新华文轩(10.10%);其余上市公司净资产同比增幅均不超过10%;天舟文化净资产降幅最大,达26.85%。

  从资产经营质量和利用效率来看,22家出版业上市公司总资金周转率普遍向好,体现出较强的运营能力和产品销售能力。其中,时代出版和掌阅科技的总资产周转率虽略有下降,但依然保持在90%以上。

  时代出版2020年总资产周转率达91.66%。报告期内,时代出版参与发起设立青松四期基金、参股民生证券增资扩股、购买华润信托产品投资黑猫股份可交换债,同时择机适度减持所持有的股权资产,有效提升了资金使用效率,培育了新的经营增长点。另外,近年来,时代出版先后参股懒人听书、京东数科、浙江出版、宝葫芦等企业,通过一系列卓有成效的资本运作,进一步延伸了产业链,有效拓宽了产业投资领域,资产结构得到持续优化,资本运作对企业发展和利润水平的贡献率持续提升,有效发挥了反哺主业发展的作用。

  12家公司营业收入下滑,民营书企抗风险能力有待提高

  22家公司中,营业收入超过百亿元的还是那3家,凤凰传媒以121.35亿元居首,其次是中南传媒(104.73亿元)和中文传媒(103.40亿元);营业收入不足10亿元的公司有中文在线(9.76亿元)、新经典(8.76亿元)、天舟文化(8.48亿元)、世纪天鸿(3.57亿元)4家,以体量较小、业务方向相对单一的民营书企为主。

  凤凰传媒最近3年来的营业收入始终排在出版业上市公司首位。年报显示,凤凰传媒在巩固传统业务优势的基础上,持续加大转型升级力度,积极完善产业布局,在智慧教育、数据中心、影视、职业教育等产业积极拓展,形成了新旧媒体有效融合、新老业务相辅相成的产业布局。目前,已形成一体化的产业链和多媒体、多业态的文化产业生态圈,各板块之间资源共享,业务协同,有效减低成本,提高整体效率,做到内容、渠道、技术、物业等优质资源价值最大化。

  从成长性来看,22家公司中,2020年中文在线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8.35%,增幅最大。作为20年来不断深耕数字阅读、数字出版的企业,中文在线积累了大量优质内容,以自有原创平台、知名作家、版权机构为正版数字内容来源,拥有数字内容资源超460万种,网络原创驻站作者超390万名;与600余家版权机构合作,签约知名作家、畅销书作者2000余位。在“建设数字中国”宏观调控政策的利好下,以及疫情催生“宅经济”,数字阅读成为主流阅读方式的环境下,中文在线的主营业务获得了进一步发展。

  除中文在线外,仅有1家公司——读者传媒,2020年的营业收入实现了超过10%的正增长。年报中将这种正增长归因于加大线上业务宣传推广力度,数字阅读和电商业务实现较快增长,其中电子产品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5.70%。

  天舟文化(-31.62%)、长江传媒(-13.00%)、中文传媒(-8.16%)等12家公司的营业收入呈现负增长。特别是天舟文化,营业收入下滑幅度较大。受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天舟文化2020 年度新游戏业务的研发、推广受到诸多阻碍,产品上线时间推迟,同时,部分老游戏收入较上年同期出现不同幅度下降,导致游爱网络业绩未达预期。且报告期内,天舟文化对并购游爱网络产生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7.66亿元,对2020年度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数字出版公司业绩波动如同“过山车”,行业提质增效成果初显

  利润是企业一段时期内的最终财务成果,是衡量出版业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最重要的经济指标之一。2020年出版业上市公司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超过10亿元的还是那5家公司。

  中文传媒以18.06亿元净利润居首,虽然营业收入出现了-8.16%的下滑,但在净利润维度依然优势明显。年报显示,2020年,中文传媒进一步压缩利润率低的贸易收入规模,贸易板块全年收入18.86亿元,同比下降34.83%;占合并抵销前主营业务收入的14.36%,营收结构进一步优化。利润率从上一年度的15.33%持续提升至17.46%,高质量发展成效显著,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

  净利润不足1亿元的公司共有3家:读者传媒(0.74亿元)、中文在线(0.49亿元)、世纪天鸿(0.33亿元)。另有两家净利润为负值的公司,分别新华传媒(-2.91亿元)和天舟文化(-9.23亿元)。

  从净利润同比变化情况来看,中文在线较为突出,但与上一年度营收大幅度下降、净利润为负值有关,因此不做分析。

  其他上市公司中,净利润同比增幅最大的是掌阅科技,达64.07%。下沉市场用户的渗透及免费阅读的大力推广促使了数字阅读商业化价值的日益凸显,在付费+免费相结合的互联网变现模式不断融合的过程中,掌阅科技持续开拓商业化增值业务,2020年的毛利率增长至45.94%,同比增长8.36个百分点。

  国有上市公司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态势有所放缓,凤凰传媒(18.75%)、时代出版(15.26%)、读者传媒(15.14%)、中南传媒(12.64%)、中信出版(12.27%)、中原传媒(11.51%)、新华文轩(10.86%)、皖新传媒(10.18%)的净利润增幅均超过10%。天舟文化(-3052.52%)、新华传媒(-1515.96%)、城市传媒(-34.73%)等6家公司的净利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尤其是天舟文化,上一年度净利润增长102.88%,2020年大幅下跌3052.52%,业绩如同“过山车”。

  值得一提的是,时代出版、凤凰传媒、出版传媒、中文传媒、长江传媒、中国出版6家公司在营业收入同比下滑的前提下,实现了净利润的同比正增长。可见,针对疫情特殊时期的成本控制,出版业上市公司各自做出了积极的尝试。

  在图书价格战越发激烈、直播等渠道对折扣要求越来越高的行业现状下,出版机构的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尽管如此,20家公司中仍有13家利润率超过10%。其中,民营书企新经典再次以25.08排在第一位,主要得益于新经典在主营业务毛利率和促销为产品带来更多流量之间做好了平衡。紧随其后的分别是中国科传(18.44%)、中文传媒(17.46%)。

  值得一提的是,与上一年度相比,13家公司的利润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如凤凰传媒,提高了2.47个百分点;中信出版,提高了1.60个百分点;中国出版,提高了1.30个百分点。可见,近年来,出版业上市公司积极调整业务结构,提质增效成果初显。

  8家公司现金流同比下滑,存货风险有所降低

  从现金流量维度来看,凤凰传媒(35.98亿元)、中文传媒(27.70亿元)、新华文轩(18.19亿元)位居前3位;超过10亿元的还有山东出版(18.15亿元)、中原传媒(16.59亿元)。与上一年度的情况相比略有变化。总资产规模位列前三的中南传媒在现金流上的优势不明显了,2020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18亿元,同期减少21.68亿元,年报显示系财务公司为控制风险,增加了买入返售业务等低风险同业业务的资金投入,加之吸收存款流入的速度减慢共同影响所致。

  2020年,没有上市公司的现金流为负值,这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现象。从现金流同比变化来看,中文在线涨幅最高,高达481.25%,主要系主营业务收入规模整体增加,经营活动现金流入金额增加所致;其次是中原传媒,为107.26%,为义务教育教材支付方式变化所致。

  另外,受疫情影响,8家公司现金流出现了同比下滑,下滑幅度最大的是世纪天鸿,现金流减少97.11%。年报显示,2020年,世纪天鸿收到货款减少且支付货款增加。

  此外,还有一项数据指标值得关注——存货。其中,中国出版、凤凰传媒、新华文轩的存货均超过20亿元,其他多家国有上市公司的存货均超过10亿元,因此应做好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而世纪天鸿、天舟文化、中文在线、掌阅科技的存货不足1亿元。尤其是后两者,存货占总资产的比例仅为0.29%和0.03%,这两家以数字出版、数字阅读等新业态为主要业务方向的公司,在存货风险方面,较国有上市公司更安全。但国有上市公司也在积极调整这种局面,如凤凰传媒、中文传媒、新华文轩、中原传媒等9家国有上市公司的存货较上一年度有所减少。

  主营业务收入呈两级分化现象,一般图书营收同比下滑明显

  各出版业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范围涉及出版、发行、印刷、物资贸易、数字教育、新媒体、影视游戏、物流以及新业态等众多细分领域。年报显示,各上市公司业务结构差异依然显著,各有侧重。

  在主营业务收入方面,排名前3位的分别是凤凰传媒(115.37亿元)、中南传媒(103.57亿元)和中文传媒(101.07亿元),且仅有这3家公司主业营收超过百亿元。主营业务收入60亿-100亿元之间的有7家,30亿-60亿元之间1家,10亿-30亿元的有6家,10亿元以下的有5家。可以看出,两极分化现象比较明显。

  数据显示,有11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呈正增长趋势,其中增幅最大的是中文在线,为38.42%,随后是掌阅科技(9.47%)和南方传媒(5.72%)。中文在线和掌阅科技在疫情催生的“宅经济”里,立足于多年来对版权作品的积累,抓住机遇,积极拓展主营业务;南方传媒则继续拓展教材教辅市场,稳步推进粤版教材的出版发行工作,同时健全网点布局,开展多元营销,在发行板块取得了重大成效。

  主营业务收入呈下降趋势的有12家公司。跌幅最大的是天舟文化,同比下降31.27%,其次是长江传媒(-12.74%)和中文传媒(-8.04%)。天舟文化各财务指标均严重下滑;长江传媒主营业务收入已连续4年呈负增长,主要原因是贸易业务的减少;中文传媒主营业务收入的下滑也与物资贸易的营收下滑有直接关系,报告期内,物资贸易业务营收同比减少34.83%。

  毛利率是衡量一个企业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之一。这22家出版业上市公司中,有13家公司批露了主营业务毛利率情况,其中新经典毛利率最高,达48.02%。除此之外,中南传媒、新华文轩、城市传媒等9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也超过了30%。

  新经典主营业务以出版板块为主,2020年各细分板块的毛利率都比较高:文学板块为50.77%,少儿板块为50.94%,社科及其他板块为55.61%。

  22家出版业上市公司中,剔除掉掌阅科技、中文在线、天舟文化等聚焦数字阅读、游戏动漫的企业,以及专注教辅图书的世纪天鸿和未披露相关数据的中原传媒,商务君将对17家公司的一般图书营收数据进行梳理。

  从一般图书营业收入来看,整体排名情况与上一年度相比变化不大。中文传媒和凤凰传媒一般图书营收迈入40亿元大关,以48.36亿元和44.87亿元领先,中国出版和皖新传媒分别以34.60亿元和31.51亿元位居第三、四位。

  从同比变化情况看,10家上市书企一般图书营收呈下降趋势,这很大程度上源于疫情的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不少书企一方面延缓或推迟了一般图书的出版进度,另一方面受物流所限,一般图书的发行不畅,这使得2020年度一般图书的营收情况不太乐观。但这一年还是有不少“叫好又叫座”的图书产品得到了市场的关注和读者的认可。如新经典《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中国出版旗下人民文学出版社《晚熟的人》等。

频道编辑:董雪婷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