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网 > 娱乐

任鸣追思会举行:“他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戏剧” 2022-07-13 09:17 | 来源:新京报网

  7月12日,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著名导演、艺术委员会主任任鸣追思会在北京人艺一楼排练厅举行。

任鸣追思会在北京人艺一楼排练厅举行。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追思会由北京人艺副院长周彤主持,任鸣家属代表,北京人艺党组书记王文光,北京市政协原副主席、北京人艺原院长张和平,北京人艺原党委书记马欣,北京人艺原副院长濮存昕,北京人艺副院长冯远征,北京人艺一级编剧郭启宏,北京人艺舞美处原处长郭斌,北京人艺一级演员吴刚,北京人艺一级导演唐烨,北京人艺二级演员闫锐,北京京剧院院长刘侗,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教授王劲松等人出席追思会并一一发言。追思会于上午9:40开始,主持人介绍到会主要来宾后,全体人员默哀一分钟,以表达对任鸣的深切缅怀之情。王文光书记致辞之后,与会人员依次发言缅怀任鸣。

  北京人艺原院长张和平:

  “他做到了第四个‘任’”

  张和平有一个很宝贝的小本子,上面记录着一些重大节日的发言。2007年11月23日,他就职北京人艺历史上第三任院长的发言稿,以及2014年6月10日那天他离任的发言稿都在上面。

  张和平卸任人艺院长,接力棒交到了任鸣手中,任鸣成为北京人艺的第四任院长。张和平至今还清楚记得离任时的发言:“起草任职发言时,我说了三个‘任’,一是信任、二是责任、三是重任,原本是四个‘任’,后来我删去了。第四个‘任’是什么?是胜任。我之所以删,是因为我把它当做一个奋斗目标,藏在心里。时至今日就要谢幕了,我还不想提及这句词。第一,胜不胜任,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第二,胜不胜任也不是当下说了算。在这里借助莫言老师编剧的话剧《我们的荆轲中》的一句台词:历史上见。今天把这四个‘任’转交给任鸣同志,望你把‘胜任’这两个字当成自己努力的方向,这两个字其实也是所有人的希望。”而如今,张和平说,任鸣同志做到了第四个“任”。

  回想起任鸣,张和平眼前总是浮现出任鸣使用的翻盖儿手机,他断定这个手机也没法使用微信。当时,张和平纳闷,使用这样的手机会不会造成信息和观念上的落后或不畅。现在他想明白了,任鸣是希望把自己的心永远放在人艺的舞台上,永远放在人艺的排练厅里,永远放在他一直追求的戏剧世界里。

  北京人艺原副院长濮存昕:

  “他一辈子没干别的事儿,就当话剧导演”

  任鸣的去世,让濮存昕想起了一句诗: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今天追思会现场在人艺一楼排练厅举行,进排练厅左手的墙上,写着四个红色大字:戏比天大。濮存昕说,任鸣用生命阐述了墙上四个字的含义,“他一辈子没干别的事儿,就当话剧导演”。

濮存昕(左一)回忆起与任鸣之间的友谊。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从事舞台艺术的人,若不把假定的戏剧、空空的舞台,搞出真的艺术感觉,不把这一行看得比天还大,是干不好这一行的。濮存昕深信任鸣做到了这一点,这些年他把生命交给了舞台,似乎是怀着一种向死而生的壮怀激情,曾与演员在笑谈中喊着“人艺万岁”。

  濮存昕回忆起与任鸣之间的友谊,两人差不多前后脚进入到人艺,“参加他导演的戏,他说到兴致之处,有时候会手舞足蹈,还开导过那时不知如何演名著的我,如何去理解角色”。参加完林兆华导演的戏剧《哈姆雷特》,每一个主创都为这个戏写几句话。濮存昕记得任鸣写的话最简短而精彩:“台上台下都是乡亲,戏剧就是回故乡,剧院是我们和观众共同的精神家园。”这句话常被濮存昕在别处引用。

  1991年,濮存昕出演谢晋导演的电影《清凉寺的钟声》,在片中出演一名被中国人收养的日本遗孤,需要和日本女演员栗原小卷用日语演对手戏。当时,任鸣就邀请濮存昕去他家吃饭,让妻子东红辅导他日语台词,用一种非常简练的语法学台词,拍摄时效果特别好,栗原小卷第一次和濮存昕对词时,很容易就能听懂。

  北京人艺副院长冯远征:

  “守着相爱的人,干着心爱的事,这就是幸福”

  1985年,冯远征和任鸣认识。当时冯远征经常去中戏的宿舍找任鸣聊天。1987年,任鸣进入人艺工作,两人正式成为同事。“我见证了他如何走进人艺,见证了他和东红的恋爱,见证了他如何成为导演”。说到动情处,冯远征在追思会上一度情绪失控。

回忆起任鸣,冯远征一度潸然泪下。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冯远征一直知道,任鸣身体不太好。任鸣口袋里经常装着一些糖,补充能量,他有时候会问冯远征,要不要吃一块。人艺建院70周年的那段时间,任鸣压力很大。冯远征回忆,6月12日,直播完了之后,任鸣拉着冯远征说,太棒了。冯远征知道,当时对他来说是一个释放。当时任鸣曾考虑过,人艺建院70周年后,自己打算退休,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刚到人艺的时候,想做一名导演,没想到现在会有这么多荣誉和责任在身上,应该感恩。

  冯远征记得十几年前,任鸣曾对自己说过:“你是守着相爱的人,干着心爱的事,这就是幸福”。冯远征觉得,“他其实不只在说我,可能也在说自己,虽然他走得比较早,但我相信他这一生都是幸福的,因为他一直在守着心爱的家庭,为自己心爱的事努力。大家都说他在排练场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我觉得这就是幸福的表现。他一直践行着自己当年说的那句话:‘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戏剧’。”

  北京人艺一级演员吴刚:

  “他是北京人艺这个舞台忠实的坚守者”

  在吴刚眼中,任鸣是一个好导演、好哥们,也是一个善良天真的大男孩。他回忆最早和任鸣相识的经历,当时任鸣在人艺实习,自己也刚从学员班毕业,当时排戏还有一点补助。吴刚就骑自行车去中戏找任鸣签字,给他发补助。一进到他宿舍,他让吴刚猜一下哪张床是他的。任鸣身高一米九,里面靠窗户的那张床比其它床都要长一些,一看就是他的。那一次,任鸣拿着领的50多块钱,请吴刚吃了顿饭。有一次,任鸣生病住院。吴刚去看他。他说自己安装了一个心脏起搏器,以后每次过安检就会响,就和你们不一样了。

吴刚做了一个任鸣经常做的祝福手势。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吴刚非常信奉两句话,一个是认真,一个是坚持。认真改变自己,坚持能改变命运,不是有了希望才要坚持,而是坚持才会有希望,任鸣都做到了。今晚七点半,首都剧场钟声再次敲响时,也意味着本轮《哗变》的最后一场。“我们为任鸣而演,他是北京人艺这个舞台忠实的坚守者”,吴刚做了一个任鸣经常做的祝福手势。

责任编辑:董雪婷

审核:刘海龙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黑龙江网报料热线:15603667008 微信同号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