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深挖特朗普家族“逃税门”:5.5亿遗产税实缴不足一成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8-10-12 13:58         

  •  收藏

  “只有小人物才会交税,”上世纪80年代纽约房产大亨利昂娜•赫尔姆斯利曾如是说,这被美国许多富豪奉为圭臬,当今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也不例外。

  《纽约时报》10月2日刊登了一篇关于特朗普家族上世纪财务状况的深入调查报道,报道依据此前从未公开的文件,包括特朗普的父亲弗雷德•特朗普的纳税申报表和财物记录,首次揭露特朗普家族可疑的避税方案,并再次引发人们对特朗普拒绝公布个人所得税申报表的质疑。

  这篇长达1.5万字的深度调查试图戳穿现任美国总统两个截然不同但又互相关联的谎言。一方面,这个大家庭进行了大规模的税务欺诈,使用各种手段避免缴纳赠与和遗产税。另一方面,唐纳德•特朗普并不是单纯靠自己打拼发家致富,实际上他不仅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超过4亿美元的财富,在投资失败时也都是他父亲帮他填上资金缺口。

  纽约州税务官员正在调查《纽约时报》文章中关于特朗普及其家人在商业交易中指控,并在积极寻求所有适当的调查渠道。

  特朗普白手起家的神话

  在成为总统之前,唐纳德·特朗普最大的成就就是给自己打造了“特朗普”这个品牌,一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他坚称,自己的父亲、具有传奇色彩的纽约房地产商弗雷德· 特朗普几乎没有给他提供任何的财务帮助。

  虽然唐纳德·特朗普多次炫耀自己的商业头脑,将他父亲借给他的100万美元的“小额贷款”变成了数十亿美元的地产王国,但《纽约时报》发现在特朗普一生的每个时期,他的财务都与他父亲的财富紧密相连。

  弗雷德·特朗普20世纪40年代通过给二战后的退伍老兵建造享有政府补贴的廉租公寓发家致富。他是一个典型的“守财奴”,在子女们还在牙牙学语时就开始想方设法把这笔财富转给他的下一代。他为子女设立多个信托基金,让已经“转型”为成功创业者的唐纳德•特朗普在80年代还可以从父亲那里领一份26万美金的年薪。

  由于长子小弗雷德对家族事务不上心,弗雷德便手把手教二儿子唐纳德·特朗普如何投资房产。1972年,父子俩盘下了一个在新泽西州东奥兰治建造老年公寓的项目,由于政府补贴,他们获得了相当于建筑成本90%、价值780万美元几乎零利息的贷款。也是这个全程由父亲执掌的项目让初出茅庐的唐纳德•特朗普不费吹灰之力地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到1975年,也就是唐纳德·特朗普29岁的时候,他从父亲那里获得的钱已经相当于今天的900万美元。

  1976年《纽约时报》曾采访过当时还是花花公子的唐纳德•特朗普,他坐在父亲租赁的凯迪拉克里,带着记者参观了他散落在纽约各处的房产开发项目,并炫耀说:“到现在,我还从没做过一笔亏本生意。”而实际上,这些项目全部和他父亲有关,要么是由他父亲出资或担保建造的,要么是他父亲所拥有的。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的商业野心越来越大,他在70年代末开始进军酒店和博彩产业,弗雷德·特朗普也慷慨解囊,毫不吝啬地为儿子提供了大额贷款和信贷额度。

  据《纽约时报》报道,弗雷德·特朗普一共给了唐纳德·特朗普价值6070万美金的贷款。理论上,这些钱是要还的,但据记录显示,其中许多贷款都是零利息或是未设还款限期,即使某些借款收取利息,唐纳德·特朗普也时常不予偿还。此外,弗雷德还通过高价购买儿子房产的股份再低价抛回,将未偿还贷款抵消。

  在儿子商业冒险失败时,弗雷德也继续为他纾困。唐纳德·特朗普在90年代初经历了一系列商业滑铁卢,许多项目都在亏损,他手中几乎没有任何可供抵押的资产。这时也是弗雷德挺身而出,用自己多处房产的股份作为抵押帮儿子获得了6500万美元的贷款。

  特朗普家族的避税手段

  据《纽约时报》估算,特朗普总统的父母弗雷德·特朗普和玛丽·特朗普将超过10亿美元的财富转移给了他们的子女,如果按照当时55%的赠与和遗产税率计算,这会产生至少5.5亿美元的税务。但特朗普夫妇的纳税申报表显示,在各种避税行为的帮助下,他们仅支付了5220万美元的税务。

  弗雷德·特朗普最擅长的避税方式就是利用家庭成员之间的交易,将收入和资产从一个家庭成员转移到另一个家庭成员。弗雷德将自己名下土地转让给子女挂名的公司后,在那之上建造公寓让他们获享利润。截至20世纪70年代,弗雷德已经通过这个办法转交了8栋大楼1032套公寓,却只缴纳了几千美元的赠与税。

  在弗雷德1995年诊断出老年痴呆症后,便开始通过“授予人保留年金信托” (GRATs)将财产所有权转让给子女。他雇佣了纽约赫赫有名的房产评估师冯安肯对GRATs中的25套公寓进行评估,据税收报告显示,这些房产的总价值为9390万美元。《纽约时报》通过对比附近相似楼盘的市价得出,冯安肯所给出的估值远远低于其本身价值,而且这些楼盘在几年后以近10亿美金的价格被唐纳德出售。

  此外,唐纳德·特朗普还设计稀释他父亲的股权来减少税务。他对父亲名下12家私营企业进行产权结构调整,使父母弗雷德和玛丽各占49.8%的股份,而他和其他兄弟姐妹瓜分剩余的0.4%。由于少数持股人享受美国国家税务局允许的估值折扣,特朗普成功将原本已经过低的估值再打了45%的折扣。

  此外,唐纳德•特朗普还参与运用了非常规避税手段,例如建立空壳公司转移资金。特朗普家族在1992年建立了“奥康提楼宇物资及维修”公司,这家公司名义上是负责为弗雷德持有楼宇采购从锅炉到清洁用品等物资。但《纽约时报》指出该公司实际上并未进行真正采购,只是通过在账目上虚增物资帮助弗雷德以“采购”之名往这家空壳公司转钱,然后再用注了水的发票向租户说明房租涨价是合理的。

频道编辑:张宇
  • 环球博览
  • 时尚范
  • 热门赛事
  • 养生汇
  • 两性说

深度深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