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江湖厮杀加剧 市场洗牌提速

  编者按

  电商的迅速崛起,带动了快递业的发展,阿里巴巴显然不愿错过这一黄金赛道。从参与成立百世,到重金投入菜鸟网络,阿里巴巴格外看好物流领域。目前,快递行业的“三通一达”也均获得了阿里巴巴的进一步注资,快递行业正从原来的“七雄争霸”变成“三足鼎立”,行业竞争持续加剧,业务优势整体向头部集中。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彭婷婷)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快递江湖也不例外。

  近日,申通快递发布公告称,根据协议,阿里巴巴投资32.95亿元,间接获得申通快递10.35%的股份。加上去年收购的股权,阿里巴巴累计间接持有申通快递25%的股份。并且此次交易还有后续,今年12月27日之前,阿里巴巴还有资格向申通购买约20%的股权。如果阿里巴巴行权,那么其股份将达到45%,成为申通快递的绝对第一大股东。

  虽然阿里巴巴是否会成为申通快递的大股东目前尚不能确定,但随着阿里巴巴对“通达系”的进一步注资,顺丰、京东和“通达系”势必会在快递市场的争夺上大战一场。

  行业厮杀加剧

  近期,阿里巴巴在快递领域迅速拓展布局。目前,除了顺丰之外,申通、圆通、中通、韵达和百世五家快递公司的股东名单中都有阿里巴巴的身影。

  阿里巴巴除了增持申通以外,9月21日,圆通速递发布公告称,与阿里网络的股权转让已经完成,阿里网络及其一致行动人(阿里创投、菜鸟供应链)持股22.5%,已成为圆通第二大股东。

  据悉,2018年5月,阿里巴巴及旗下菜鸟与中通快递达成战略投资协议,前者投资13.8亿美元入股中通快递,持股约10%,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今年4月29日,韵达股份发布2019年年报,披露阿里巴巴已为公司第七大股东,持股2%。此外,阿里巴巴对百世集团也有投资,约持有百世集团1亿多股股份,占百世A类股的比例为37.2%,占百世总股本比例为33%,是其最大的股东,拥有46.2%的投票权。

  至此,阿里巴巴进一步巩固了对通达系的控制权。贯铄企业CEO、快递行业知名专家赵小敏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增持申通等,有利于整个快递物流行业的数字化,同时也使得各方在业务拓展、运营管理等方面有较大提升。

  与此同时,京东也没闲着。如今年3月,京东旗下的加盟制快递品牌“众邮快递”浮出水面,众邮快递主打高性价比价格方案,服务聚焦于3kg小件和电商包裹。8月,京东宣布其旗下子公司京东物流将收购跨越速运。此外,快递企业本身也有不少大动作:百世、中通寻求赴港二次上市;顺丰股价一路走高,一向低调的创始人王卫还因给员工发红包而上了头条。

  “在电商巨头角逐愈发的激烈当前,快递行业与上游的电商行业处于加深融合的趋势。”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继续大手笔增持申通快递,体现作为电商平台的阿里巴巴对于物流体系建设的高度重视。同时,通达系与阿里巴巴股权绑定加深,也将加速行业竞争格局的优化。

  大动作频发的背后,电商平台之间、快递公司之间新一轮的战火正在燃起,而疫情正是推动一切变化的关键变量。赵小敏认为,“疫情加速行业数字化,也使得整个行业反思:过去那种商业模式,包括粗放式的管理是不是还能适应当下数字化、无接触配送的趋势。考虑到阿里巴巴持有多个快递公司的股权且不断增持的情况,不排除未来还有更多企业进行整合的可能。”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9月21日,以工商登记为准,今年共成立超18.5万家快递物流相关企业,较去年同期上涨11.5%。尽管快递市场前景广阔,但由于头部企业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留给中小快递企业以及新入局者的机会似乎已经不多了。

  价格战或持续

  阿里巴巴下场参与厮杀,一方面是战略布局需要;另一方面更是快递市场竞争激烈,快递企业不得不依靠外来资本补血求生,甚至不得不直接“卖身”退出市场竞争的表现。

  东兴证券统计,年初以来,在电商件领域爆发了极为激烈的价格战,异地件快递单件收入下滑高达15%以上,单件收入较去年下降一元多。更为夸张的是各通达系快递总部的单件收入普遍从去年同期的3元以上跌至今年的2元出头,同比降幅接近30%。单价如此大的降幅系近几年来首次,且价格战的成本主要由通达系总部承担。

  成本支出高,收入却在持续下滑。申万宏源统计数据显示,8月快递行业平均单票收入为10.05元,再创历史新低,同比下跌13.6%,环比下跌3.7%,跌幅较上月持续扩大。

  从快递企业8月经营简报中也可窥见一二:圆通快递产品单票收入2.11元,同比降22.57%;韵达快递服务单票收入2.12元,同比下降33.75%;申通快递服务单票收入2.11元,同比下降23.55%。

  而随着价格战不断升级,更有快递员在网上吐槽,到手派件费已降至每件0.4元,扣除短信费、电话费后,一单只能赚0.25元。

  另从盈利情况来看,今年上半年圆通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2.5%,在通达系中涨幅最大,盈利能力凸显。其他几家快递公司的归母净利润都出现了同比下滑的趋势,其中申通同比下降了91.5%,降幅最为明显;韵达同比下降47.74%;中通同比下降10.6%;顺丰则呈现大幅度增长,同比增长率高达21.3%。

  “快递行业价格竞争有加剧的风险。”招银研报提示,疫情影响下快递行业价格竞争激烈,单票价格大幅下滑,业务收入增速远不及业务量增长,导致行业整体盈利能力下滑。尤其是通达系快递,盈利能力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局部地区的价格战除了拖累快递巨头营收与利润表现,也降低了末端加盟网点、快递小哥的收入,对末端网络稳定性产生一定影响。

  赵小敏认为,从迎接“金九银十”这样的消费旺季来讲,头部持续分化,旺季价格战难以避免。不过,无论价格如何变化,行业核心动力还是为了业务量。

  “当前快递行业的价格战似乎陷入到了恶性循环,在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并不具备太长的持续动能,只能说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之后,价格战一定会趋缓。”江瀚说道。

  角逐细分领域

  当前,我国的快递市场主要分为商务、时效件为主的高端市场和以电商件为主的普通快递。高端市场对时间和服务的要求较高,目前国内这块市场的核心玩家就只有顺丰控股和中邮速递(EMS)。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的数据,两家合计的市场份额达到了99%。

  高端件已然是个寡头竞争的市场,因此整体价格影响不大。上述价格战最惨烈的市场实际上是集中在数量众多的以电商为主的普通快递件。数据显示,电商件数量占据了总快递数量的80%。

  电商件呈现高速增长态势,与之匹配的物流需求随之高涨。特别是大家电和家居物流市场持续高涨,整个市场增速保持在4.4%,而2018年市场规模就已到达5125亿元。

  此外,快递驿站越来越热。今年7月,申通快递在内部快递网络中大力推广自建的快递末端门店品牌——“喵站”;韵达快递在2019年重点启动了“末端服务”建设,包括:网点、快递超市、蜜罐自提柜以及共配平台等多种模式相结合,向客户提供分层的多元化、商业化服务;圆通旗下的妈妈驿站在全国开店总数已经超过3.6万家;今年6月,顺丰旗下末端服务平台“驿收发”宣布进行全面品牌升级,上线全新系统并升级末端品牌标识。

  江瀚对记者表示,发力电商件和驿站,实际上也是为了更好地提供服务,打通线下的最后一公里,从目前来说,整个物流赛道将会呈现更加竞争激烈的态势。总体来看,消费者会越来越注重体验,用户体验为王需要长期深耕。对于企业来说,需要在降低成本提高性价比的基础上,将服务水平进一步优化。

  高级经济师周正国对记者表示,从业务增长速度看,物流业还属于高成长期,需要5-10年的发展才能使行业格局趋于稳定。拓展冷链业务、深耕三四五线下沉市场和国际市场是行业未来方向,且从物流的基础设施看还有亟待完善的地方。不可否认的是,疫情改变了消费习惯,会进一步加快消费电商化,有利于物流行业的快速发展。

  延伸

  服务最后一公里 快递末端配送大有可为

  近日,阿里巴巴第一款物流机器人“小蛮驴”在云栖大会首次亮相。据阿里巴巴方面透露,小蛮驴的内测运营早已在两年前开始,是目前业内首款可量产的物流机器人,并很快将在社区、学校、办公园区大规模使用。

  阿里云智能总裁、达摩院院长张建锋表示,“在数字原生的时代,新零售与本地生活很多场景都会带来爆发式的配送需求,推出物流机器人源于在整个物流体系中,末端物流是成本最高、效率最低的环节,阿里一直思考如何用科技来解决这个问题。”

  无人配送是邮政快递末端服务的发展趋势,包括智能快递柜、无人机、无人车等形式,目前来看,智能快递柜是比较成熟的,正是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外在表现形式,在本次疫情防控期间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截至目前,全国累计投放智能快件箱42.3万组,建成快递末端公共服务站10.9万个。

  近年来,快递末端配送这个赛道拥挤又热闹,已布局的玩家持续扩张抢占市场,未入局者正虎视眈眈、摩拳擦掌。具有代表性的玩家例如菜鸟驿站、熊猫快件、蓝店、小象驿站、快宝驿站、粉丝生活、快弟驿站、蜜蜂驿站都很活跃。

  贯铄企业CEO、快递行业知名专家赵小敏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一个最明显的影响就是更加注重末端运营,即注重配送和用户的互动,特别是无接触配送的大变革。

  为防止快递变“慢递”,主管部门不断出台支持政策,完善末端配送。如,今年4月底,国家邮政局印发《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启动了“快递进村”工程,明确到2022年年底,我国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将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这意味着三年内,农村的快递问题就将得到基本解决。

  法律保障也在持续完善,为了消解“投递入柜/配送到站”与“送货上门”之间存的法律冲突,从2019年起,国家邮政局先后对智能快件箱和快递服务站这两种新业态赋予了正式的法律地位。

  快递100研究中心认为,我国现在有数十家头部快递公司,网络重复度非常高,建议通过集约化经营同业共享来降低成本。具体来说,即末端网点驿站乃至快递员可以使用公用服务系统,系统与各大快递公司数据信息打通,不管什么快递都可以寄也可以送,末端网点承接多家业务饱和度更高,整体效益就可以得到提升。

  “疫情正推动新一轮产业数字化变革,这也给物流行业的末端配送新发展提供了动力。”赵小敏表示,在双循环的大背景下,建设现代物流体系,急需完善末端配送网络,发展物流服务新模式,推动形成需求供给更高水平的平衡。任何一家企业都要夯实自己的主业,不断在主业方面来提升自己的市场占比。同时,提升运营效率、服务水平,更加注重公司的治理结构等。

频道编辑:刘秋晨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